咕咚网

佛教的末法时期,藏传佛教密宗女人图片,道教与佛教的真正区别,印度教和佛教的区别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凌夫人大惊失色,下意识的看向凌沁儿。

第659章红裳舞醉梦 楚倾瑶从系统中拿出解酒药,掐着他的脖子给他灌进去。 又回头打开窗户,把丫环叫进来,让她们把地上收拾干净。半个时辰之后,韩清风醒了,他见楚倾瑶站在屋里,而自己正睡在地上,红着脸尴尬的站了起来。 “瑶儿,你怎么来了?” “我不来,你是不是就醉死了?”楚倾瑶没好气的瞪着他,指着丫环打来的水道,“赶紧洗洗,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?和外面的酒鬼有什么区别?” 韩清风露出无耐的神色,自嘲的道,“瑶儿,我只是想放纵自己一段时间,没你想得那么严重。” “是这样最好。”楚倾瑶把他推到脸盆旁边,让他赶紧洗漱。 见他低头在洗脸,楚倾瑶边往外走边道,“你换身干净衣服再出来,一身的酒味,难闻死了。” 韩清风低头笑了笑,他知道瑶儿这是在关心他。 望着捧在手心里的水,似乎又倒映出陈絮语的身影。他叹了口气,将水用力的扬到脸上,那个女人从最初就在骗他,他会放下的。 等他收拾好出来,见楚倾瑶正站在花树下,一脸安祥。 “瑶儿,你府上事情多,回去吧!我去见见父亲。” 两人在前院分手,看着他向舅舅书房走去,楚倾瑶让下人去和韩夫人说一声,也直接回府。 月色如水,星子闪耀。 当楚倾瑶在七杀七绝的护卫下,来到皇宫时,简腾扬已经到了。 远远的,他就对楚倾瑶展开一抹挑衅的笑容,楚倾瑶与他对视了一眼,就向六皇叔走去。 “弟妹,你也来了。”轩辕永开口。 “倾瑶见过皇兄。这么热闹的日子,我也来凑凑热闹。”楚倾瑶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。 以前宫中有宴会,她的身边总会坐着贺兰唏。 此时,见身旁空空如也,倒忍不住思念起那个丫头来。想来云暮一定会对她很好,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。 她环视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大家口中的红裳公主,诧异的看向简腾扬,见他正如同一只老狐狸般盯着她,顿时心生不悦。 简腾扬忽然端着酒,向她走来。 见他停在了自己身旁,楚倾瑶冷冷的抬头,“国师大人这是何意?” “炙王妃,本国师敬王妃一杯。”简腾扬举了举手中的杯子,一仰头喝了下去。见楚倾瑶坐着没动,刚要发火。 楚倾瑶已经端起了杯子,浅浅的尝了一口,“国师大人敬的酒,果然好喝。” 简腾扬露出一抹算计,哈哈笑着又走了回去。 “明月见过皇婶。”楚倾瑶凝神之际,明月公主在宫女的陪伴下,走了过来。 “明月,坐吧!” 明月找了一圈,也没看到红裳公主,压低了声音问道,“皇婶,不是说赤罗国来了一位公主吗?怎么没看到人?” “应该是还没到,”楚倾瑶道,“是皇上让你来的?” “嗯,传旨的太监说,有公主来访,要我过来坐陪。”明月撇撇嘴,带公主来别的国家,目的不言而喻。 “皇婶,你说皇上会收下这位公主吗?”明月和后宫的二妃一后,关系还算融洽,真心不希望再有女人来和他们抢皇上。 “这事我们说得不错,一会好好看着就是。”楚倾瑶有些饿,捡了块糕点吃着。 等百官都到齐了,皇上也带着二妃一后到了。众人跪下请安后,才刚起身,就听外面有太监往里通传,“赤罗国红裳公主到。” 众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望过去,只见在夜明珠的光辉中,走过来一名赤足女子,柳腰花态,仪态万千。 女子红衣曳地,飘飘若仙,柳眉轻蹙,似有无限轻愁。 鼻琼小巧,让人心爱惜意,红唇一点,艳如三月桃花。 女子仿佛感觉不到众人的注意,来到正中间的空处,对着上方盈盈下拜,“红裳见过皇上,见过皇后。” “红裳公主,平身。” 楚倾瑶目光幽深,只一眼便知道地上的女子绝不是省油的灯。 红裳公主起身后,忽然向着楚倾瑶这边走了几步,再次拜了下去,“红裳早就听说过王妃大名,今日得此一见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 “红裳公主客气了,快快请起。”楚倾瑶虚扶了一把,公主带来的侍女已经扶她站了起来。 红裳公主起身后,见楚倾瑶这一桌只有她和明月公主,笑着问道,“不知红裳能否有幸与王妃坐在一起?” 楚倾瑶的眼睛锐利起来,看来这个红裳来者不善啊! “公主请便。”她淡淡的道。 侍女扶着红裳坐在了楚倾瑶旁边,她先对明月笑了笑,这才看向皇上那边。 简腾扬从座位上起身,对着上方行礼,“赤国国国师简腾扬见过皇上,皇上万福。” “国师大人免礼,你可是我们天琼的贵客,快快入座。朕今日备下了薄酒,还请国师大人赏脸,多喝几杯。” 简腾扬入席,就见红裳又站了起来,对着皇上道,“皇上,红裳今日来晚了,理应受罚,不如就罚红裳为皇上跳一支舞。” “如此,朕就等着大饱眼福了。”轩辕澈脸上带笑。 皇后的脸色没怎么变,倒是旁边的两位妃子,互相对视之后,看向红裳的眼神已经冷了不少。 只见红裳赤足走到地中间,不堪一握的柳腰忽然向后折去。等到头和脚就要重合时,不知从何处忽然传出一声激扬的鼓声。 红裳猛的立了起来,随着鼓声开始扭动,本就窈窕的身姿在夜色里更显婀娜。鼓声越来越大,鼓点越来越分明,红裳纤白的玉足,在石板铺就的地面上随着节凑跳跃,旋转。 如同九天仙女,轻灵美好,又如同夜的精灵,神秘魅惑。每一个动作都令人心驰神往,想要跟随她的舞步向前。不知何时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变,好像看到了皑皑白雪,淙淙溪流。 直到鼓声止,舞步停,大家还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。 楚倾瑶见明月愣愣的盯着红裳,用手指扯了下她衣袖,明月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茫然的道,“皇婶,她跳得舞太美了,我都看到雪山和小溪了。” “明月,她下次再跳舞,你还是闭上眼睛别看。”楚倾瑶提醒她。 说话间,百官们也纷纷回神,人人一脸惊悸,刚刚他们竟然陷入了幻境。 轩辕澈沉着脸,刚要发火,红裳已经一个头磕到了地上,“皇上,红裳这支舞,叫醉梦,观之能让人望却眼前的忧愁,心生平和,看到自己最想看的景色。今日本是带来给皇上欣赏的,如果皇上不喜欢,红裳以后都不跳了。” “平身吧!这舞很好,让朕也开了眼界。”轩辕澈违心的道。 皇后嘴角溢出一抹微不可查的淡笑,就凭刚才这一舞,红裳已经没机会进后宫了。她心里一喜,“红裳公主舞技绝佳,本宫有赏,裳玉如意两对。” 红裳谢恩后,又回到了楚倾瑶旁边坐下。 皇后道,“皇上,臣妾让宫中也备下了歌舞,不如让她们也出来给大家助助兴。” “准了。”轩辕澈温柔的看了眼皇后,在桌子下面握住她的手。 歌舞继续,酒席正酣。 简腾扬大概是喝了酒,一脸红光的站了起来,“皇上,我这次来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说。” 终于说到正题了吗?楚倾瑶冷笑。 “国师请讲。”轩辕澈目色淡了淡,余光扫过明月公主,见她安静的坐在那,好像菜也没吃几口。 “本国师这次来,是替我朝皇上来求娶天琼的明月公主,还请皇上应允。到时你我两国结百年之好,岂不美哉!” 本来坐得好好的明月公主,立刻慌乱起来,差点跳起来。一把抓住楚倾瑶的手,焦急的道,“皇婶,怎么办?我不想嫁。” 红裳讥讽的道,“明月公主,你享受了皇家给你的尊荣,难道就不该做点什么吗?嫁去赤罗国有什么不好?我可是听说,皇上要立你为后的。” 明月气得脸都青了,冷声道,“就算是皇后我也不稀罕,你喜欢你怎么不嫁?” 红裳觉得胸口发堵,如果她能嫁,自然求之不得。可她哪有那个福份,简腾扬把她带到天琼,就是另有用处。 轩辕澈一脸遗撼的道,“国师来晚了,明月皇姐已经有了意中人。” 简腾扬脸色大变,这不可能,如果真有此事,为何他没得到消息。 他不放弃的道,“皇上,我朝皇上非常羡慕苍隼国,能够娶到贺兰郡主为后,皇上不答应,莫不是看不起我赤罗国?” 轩辕澈脸色一沉,“明月皇妹的亲事,朕与皇后已经同意,国师大人这不是要朕出尔反尔吗?苍隼国宇文云暮能娶到贺兰唏,那是他们两情相悦。我想请问国师大人,你们皇上与我天琼哪一位女子情投意合,定了终身?” 简腾扬哑然,一脸不屑。北宫夙愿可是高高在上的皇上,如果不是另有目的,会来求娶你们天琼的女子? 他道,“皇上,我赤罗国是诚心求娶,皇上先不用着急答复,可以再考虑考虑。” 轩辕澈是一国之君,说出的话被人质疑,不由动了几分怒气。 “我天琼宫中有两位未嫁的公主,但都已经许了夫家,此事就此作罢,国师还是莫要再提。”好看小说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我是不是亲爹,阿爹你会不知道?”轩辕炙脸都黑了。这女人这是要上房揭瓦啊!说话越来越口没遮拦。

“我是不是亲爹,阿爹你会不知道?”轩辕炙脸都黑了。这女人这是要上房揭瓦啊!说话越来越口没遮拦。水玲珑

他道,“大小姐,凤舞一直被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教异。如今我们两方已是姻亲,你此来若是遇到麻烦,可千万不要跟我客气,一定要来找我。”

在地上看了半天戏的楚瑾儿摸摸脸,以她的聪明,自然猜出了黄万和的身份。可她并不想说破,对着瑜琊道,“我找楚倾瑶有事,我去坐她那辆车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闻讯而来的天术老人,人还没进来,就出言反驳。

“无双,你知不知道梅知遥在哪?”楚倾瑶就怕梅知遥对无双下手。

男女有别,见帝凤鸣接手,楚瑶瑶让红檀把自己扶到了外面。

楚倾瑶一声惊呼,嘴角忽然现出一抹疯狂,“素御天,去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