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盐包热敷的宜忌,在家怎样自制热敷盐袋,粗盐热敷包有什么好处,盐袋热敷治疗什么病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9:5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安暖清没有理会脚边的顾乔乔,拍了拍衣袖便转身离开了。 内心险些崩溃的顾乔乔摔坐在地,看着安暖清离开的背影又恨又怕。 安暖清并没有和顾乔乔开玩笑,第二天,有关顾乔乔的负面新闻就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,公司领导也多次打来电话质问。 顾乔乔慌乱的抓着身旁助理的衣袖,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双眼蓄满了泪水。 平时顾乔乔的任性让助理吃了不少苦头,原本就想坐视不管,但看着顾乔乔满脸的泪水却有些不忍,决定帮她一次。 顾乔乔的助理是一个电脑黑客。 在决定帮顾乔乔一把后,助理回到家便打开电脑,对安暖清的信息进行搜查整理。 整整三天时间,助理终于在一个国外的网站中搜查到一点有关安暖清的消息。 正是相关媒体公布安暖清“死”后一个星期,这个外国小镇的一名男子救了一位昏睡不醒的女子,女子浑身上下沾满了血迹。 男子慌乱之下拨打了急救电话,耗费巨资抢救后,女子才摆脱了生命危险。同时医生告诉男子,女子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,要他好生照料。 这名女子的名字就叫暖暖。 助理忙把这件事告诉给顾乔乔,顾乔乔眼睛一亮,摇着助理的衣袖请求道:“那你快看看,她的孩子还活着么?” 看着顾乔乔紧攥着自己衣袖的手,助理的脸红了红。 顾乔乔不耐烦的看着助理,催促道:“你倒是快些啊。” 这几天顾乔乔在助理家中都很乖巧,时不时眼神中还透露出一丝迷茫,助理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,可刚刚顾乔乔的表现,又将自己在助理心中的形象抹黑了一个度。 助理皱了皱眉头,隐约猜测到顾乔乔查找这个孩子的下落的理由是什么,有些不忍让这无辜的孩子受到牵连。 “顾乔乔,你想怎样报复安暖清。”助理严肃的看着顾乔乔道:“那个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允许你伤害他。” 顾乔乔急了,跺了跺脚喊道:“凭什么,那个孩子是可是她和靳年的孩子!靳年怎么能和她有孩子!” 眼泪顺着脸颊滴落,助理看着她有些发愣。 “好吧。”助理看着顾乔乔的眼睛,心里有些波动,叹了口气道:“我可以帮你找到他,但希望你不要伤害他。” 顾乔乔笑了,想都没想就慌忙的点着头。 助理叹了口气,转过身去接着查找讯息。 厉靳年家。 安暖清坐在大床上,发着呆,突然身边的手机想了起来,安暖清拿起来看了眼便接通了。 “暖清。”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急促:“你的讯息好像被人查到了。” “怎么回事。”安暖清冷静的问到。 “有人查找小金鱼的信息,家门外的摄像头被调取了!”声音更加急促,略微喘着粗气:“暖清,你在那边怎么样了,那个女的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,我怀疑这次是她在查找有关你的信息,小金鱼可能会有危险。” 电话里叫着的“小金鱼”正是安暖清舍命保下的孩子,名叫瑾瑜。 而电话那端正是之前将安暖清救回的男子,林氏集团的公子——林子轩。 “你先不要着急。”安暖清叹了口气道:“冷静些,你看看你能不能攻破对方的防线。” 林子轩沉默了半晌回道:“有些困难,对方的技术很厉害。” “嗯,没事。”安暖清异常冷静,浅浅的笑了笑,问道:“你会帮我照顾好他的对吧?” 电话另一端的林子轩愣了愣,脑海中仿佛闪过了安暖清浅浅的笑脸,脸部有些发烫,轻轻点了点头,柔声道:“我会尽力的。” 挂断了电话,安暖清的面容变得严肃,虽然林子轩答应了她会好好保护瑾瑜,但林子轩天性单纯,容易受骗,她还是有些担心,顾乔乔的手段,连她都有些应接不暇哦,更别说林子轩。 安暖清揉了揉额头,在思考要不要请厉靳年帮忙,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,但转念一想,厉靳年之前的见死不救,安暖清的心又凉了下来。 他不是一直不相信那是他的孩子么,请他帮忙又有什么用,说不定反而被他利用。 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,安暖清也只能安静的祈祷瑾瑜不会受到伤害,心中还对顾乔乔有所期望,觉得她不会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。 可一切都只是她所期待的罢了。 厉靳年回到家,看到安暖清靠在床边睡着了,面容上有些憔悴,眉头紧紧的皱着,似是在担心些什么。

安暖清僵住了身体:“什么?” 顾乔乔指着匕首:“我说,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挖出来!你要救陆子杰,总得付出代价吧?” “可孩子是无辜的啊……”安暖清软下态度哀求,“你换个方式,放过我孩子,其余的……” “安暖清,我就是要你肚子里野种的命。”顾乔乔眼神狠毒,“你现在不乖乖听我的话,那我马上就走!我可是听说,那个陆子杰已经被下病危通知书了,他撑了不了多久了。” 安暖清盯着那匕首,手指颤抖,却不敢捡起。 自己剖开肚子,她没有那么大的勇气…… 顾乔乔翘起指甲看了看:“安暖清,你不敢,那就算了。陆子杰就算死了,那也是他自己活该,帮了一个没心没肺的贱女人!” 她站起身来,神色狠毒。 “你放心,等陆子杰死了,我一定把他的尸体捐给解剖学校,让他被开膛破肚,不,应该是死得更有价值。”顾乔乔说完便要走。 “等等!”安暖清连忙拉住了她,“你没骗我吗?只要我自己挖出孩子,你就救陆子杰……” 顾乔乔又蹲下身,特地将手机屏幕给安暖清看,上面是转账平台,收款人就是医院。 “只要你把刀子捅进你自己的身体里,我马上就转钱,医院收到钱了,就可以给陆子杰安排手术了。”她笑起来,“怎么样,你答应吗?” 安暖清用力闭上眼睛,颤抖道:“我,答应……” 她握紧了那把刀子,抵住腹部。 刀尖刺破肌肤,疼痛扩散开,求生的本能,还是让安暖清迟疑起来,她的确是做好了去死的准备的,但自杀,终归是需要极大的勇气,况且……她还有孩子。 安暖清正犹豫不决,顾乔乔却耐心尽失,抓着她的手腕,用力一推。 锋利的刀子瞬间刺入小腹,鲜血汩汩淌出,染红地板。 “好了,刀子插进去了,现在该挖你肚子里的野种了。”顾乔乔满脸笑容,声音阴狠,“快挖啊,安暖清。” 疼…… 安暖清握着匕首的手不断发抖,刀刃碰一下就疼得钻心,她使不出力气。 顾乔乔抓着她的手指,带着匕首,左右在她小腹里搅动。 越来越多的鲜血的涌出来,花朵一般的散开一地。 “安暖清,你说我们现在有没有把你那个没成形的野种,搅烂成渣滓?”顾乔乔愉悦的看着那一地的血,“还是他直接变成了血水,流进地板里了?真惨啊,这样就算是死无葬身之地了……” 顾乔乔狠狠搅了个够后,才收回手指,在安暖清的衣服上,慢条斯理的擦血迹。 安暖清松开匕首,想抓顾乔乔,被她灵活的躲开。 “钱……”安暖清趴在地上,血液快速流失,带走了她的力气和体温,“顾乔乔,你答应转给医院的钱……” 顾乔乔应付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我这就转。” 叮——转账成功的提示音响起。 “转好了。”顾乔乔勾唇,“来,给你看看提示信息。” 她将手机屏幕转给安暖清,上面赫然显示着——已转账,十块。 “十块钱?”安暖清猛然大惊,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转错了?” “转错了?”顾乔乔也挑挑眉,煞有其事的检查手机,“没错呢,就是十块啊。不够手术啊,那你再捅你自己一刀啊。” 她满身不屑一顾,仿佛刚刚的一切,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。 安暖清捂着小腹,无力的感觉着血液的流失。 “顾乔乔,你不能这样骗我……”她爬行着去拉顾乔乔。 顾乔乔厌恶往后一躲,笑嘻嘻道:“安暖清,反正事情都到这里了,不如直接告诉你,陆子杰,其实早就死了……刚刚的条件,是我故意逗你的!哈哈哈!”

“厉靳年,你一直要我死……”她喃喃开口,声音被模糊在海风里,记者听不清,等他急忙上前去时,只来得及听见后半句,“那我便如你所愿,而我只愿,从此以后,与你生生世世,永远不相见!” 她说完,纵身往海里跳去。 —————— “安暖清!”记者想要拉她一把,但因为手中举着相机,行动不便,没能来得及。 只是眼睁睁的,看着安暖清坠入了海里,瞬间被海水吞噬。 “当红”女星安暖清跳海自杀了! 某记者爆出了第一手跳海视频,画面清晰的记录了安暖清浑身是血,满脸绝望的落海全程。 视频一出,顿时在网上掀起惊天大浪,大家纷纷猜测,安暖清为什么要跳海自杀,还浑身是血,是杀了人,所以畏罪自杀,还是被人袭击,逼入绝境后走投无路…… 网上热度不减,闹得沸沸扬扬,而另一边,厉靳年却正在会议室里开会。 会议室门忽然在这时被人推开,他的秘书表情复杂,站在门口道:“老板,出事了……” 厉靳年还看着手里的文件,头也没抬道:“出去,我在开会。” 秘书没走,犹豫着又说了一遍:“老板,真的出事了……” 厉靳年抬起那双黑沉凛冽的眸子,冷冷盯着那秘书:“我说,滚出去。” 秘书张了张嘴巴,还是在厉靳年那一身太过于强悍的威压下,畏惧的退了出去。 厉靳年翻阅着文件,冷着脸继续开会。 等他会议结束,已经三个小时之后。 他走出会议室,发现那个秘书还守在门口,三两步走过来,开口又是那句话:“老板,出大事了……” 厉靳年不在意的越过他,往办公室走去,随口问道:“什么事?” 秘书追上去,压低声音说:“安小姐,自杀了。” 厉靳年的脚步,猛然停住了,他侧眸,狠戾的盯住了那个秘书:“你说什么?” 秘书白着脸,额头上出了汗,急忙说:“安小姐,跳海自杀了,这件事情,上了新闻头条,网上还有安小姐跳海过程的视频……” 厉靳年好一阵没说话,只有神色阴沉可怕。 秘书咬牙,将手机递过去,调出那个已经被顶上榜单第一名的跳海视频,播放给厉靳年看。 画面有多抖动,却很清晰。 安暖清单薄纤细的身体,摇晃跌撞的站立在海边,她腹部,乃至整个下半身,都沾满了鲜血,像是从血海地狱里逃出来的蝴蝶,飘摇欲坠。 安暖清脸色惨白的盯着镜头,口中喃喃的说着话,因为风大,被模糊成了呜呜声,直到镜头拉近,才听清了她的后半句内容。 “那我便如你所愿,而我只愿,从此以后,与你生生世世,永远不相见!” 话说完,她回身便毫不犹豫的纵身跳海,镜头猛烈的摇晃,记者大喊了一声安暖清的名字,扑到海边,记录下安暖清被海水吞噬的最后画面。 厉靳年盯着手机,垂在身侧的手指,已经不知不觉的狠狠攥紧成拳。 她……竟然真的去死了? 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厉靳年开口询问,嗓音又哑又寒,叫人生畏。 秘书结巴道:“三个多小时以前……” 厉靳年猛然一脚提过去,将那秘书踹翻在地。 “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 秘书捂着肚子,真是有苦说不出,明明是厉靳年自己不让他说的啊…… 厉靳年深吸了一口气,用力闭上眼睛。 脑中,不断回想起安暖清刚刚的那句话——“生生世世,再不相见。” 他迈开脚步,快步往公司外走,同时电话吩咐下去:“马上去海里给我把安暖清那贱人捞起来!” 他钻进车里,一脚油门狠狠踩到底。 车子疾驰而出,火箭一般的赶往安暖清跳海的悬崖边上。 那边有一片稀松的树林。 厉靳年刚下车,便看见了公路边上刺目的血迹,斑斑点点,绵延探入树林,直到……悬崖边。 那里已经被封锁,一堆记者和围观群众聚集在外面,对于安暖清的死因,仍旧议论不休。 “是为情而死的吧,你们看她视频的最后一句话,生生世世不相见哎,肯定是遭受了极其深刻的情伤啊!”

扒光,再扔出去。 那她会先被人羞辱,再折磨到死! 那场景,安暖清根本不敢想象,比地狱还可怕。 她浑身忍不住细细的颤抖,陆子杰还在医院等她救命,她不能退缩。 “厉靳年,给我钱,不然我们鱼死网破……” 厉靳年眉头狠狠皱起,三两步跨到安暖清面前,掐着她的脖子,一把将她摁在墙壁上,嗓音冰冷:“安暖清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?你.他.妈就是一条贱.狗!我随时都能弄死你!” 安暖清抓紧脖子上那只有力的手臂,盯着厉靳年的眼睛,用力道:“但狗急了,也会咬人的。厉靳年,你如果非要这么逼我,那我就算是死,也非要拉你垫背!” 厉靳年笑起来,手指缓缓收紧,掐得安暖清脸色涨红。 “你可真是,不见棺材不掉泪啊。”他说完,果真去撕扯安暖清的衣服。 安暖清奋力扭动挣扎,窒息让她脸色通红,双眼几乎翻白。 “靳年!”顾乔乔这时冲过来,拉住厉靳年,“你别这样!她手里还有我洗澡的底片,她刚刚还威胁我,如果我不按时给她钱,那些视频就会定时发送出去,到时候,所有网民都会看见我的身体……” 顾乔乔满脸惨白,好似当着被威胁了一般。 “反正就五十万而已,而且她要钱也是为了救陆子杰的命,我愿意给她钱,消停这件事情!” 厉靳年脸色陡然阴沉,狠狠盯着安暖清:“你要钱,是为了救陆子杰?” 安暖清被掐到窒息,根本说不出话。 顾乔乔还在不停的道:“靳年,算了吧,帮暖清一次……” 厉靳年牙关绷紧,数秒之后,他猛然丢开了安暖清。 “行啊安暖清,你想要钱,我可以给你,给你一百万!” 安暖清跪在地上,捂着脖子不断咳嗽。 “你拍了乔乔的洗澡视频对吧,现在,你也给我拍一个。”他垂眸,毫无感情的盯着安暖清,“给我当着所有人,直播你洗澡。等你播完了,我就拿钱给你。” 安暖清低着头,说不出话。 “听见我说的了吗?”厉靳年不耐烦的催促,“安暖清,你给我说话!” 安暖清扣紧地板,用力闭了闭眼睛,随后扶着墙壁,缓缓站起身。 客厅,短暂的陷入了死寂。 不久,安暖清抬手便开始脱衬衣。 “我答应你。”她满脸死灰一样的惨白,“我直播洗澡,我什么都答应你,只要你给我钱。” 厉靳年脸色铁青,死死盯着安暖清脱衣服的动作。 安暖清平静的看向旁边的顾乔乔:“不是要直播吗?你来录啊,随便你找角度,只要你们两人能高兴,然后给我一百万……” 衬衣落下,安暖清又去脱裤子。 她满脸麻木,竟是当真要就此光着身体直播。 厉靳年深吸了一口气,扬手狠狠一耳光扇了过去,打得安暖清脑袋一偏,眼花耳鸣。 “安暖清,你到底要不要脸!” 安暖清毫无表情的擦掉唇角的鲜血,接续脱裤子:“我不要脸,我只要钱。” 厉靳年竟然再说不出话。 他折磨安暖清,刺激安暖清,然后看着她绝望无助的样子,去品尝报复的快感。 可当安暖清不再反抗,不再有反应的时候,所有的折磨,好似都瞬间失去了乐趣。 厉靳念看着卑微顺从的安暖清,再没有一点报复的愉悦,他只是觉得厌恶。 厌恶到,一眼也不想看见。 “滚!安暖清,你给我滚出去!” 一门之隔的外面,那些激愤的粉丝们还没走远,她现在出去,绝对死定了!

我,去死! 她将刀片抵在了纤细的,覆盖着淤痕的手腕上,用力切下去,殷红的血涌出来,滴入浴缸里,花朵似的氤氲开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 刀片切入身体,疼痛扩散开的同时,安暖清退缩了。 她不想就这样死掉。 她要活下去!证明是自己无辜的! 她又从浴缸里趴起来,或许是强烈的求生欲让她身体有了力量,她忍住浑身强烈的疼痛,找了一顶帽子,遮掩住面容出门。 她要去看医生。 安暖清不敢去正规的医院,看被人认出来了,她找了一家小药房,想偷偷买药,自己处理伤口。 她狼狈卑微,加上脸上的红肿青紫,让她五官变形,药房里的人竟然真的没认出她,成功买到了药。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安暖清饿得眼前发黑,她特地绕过人多的地方,在一个偏僻的路边摊里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碗面条,然后拿着药品,往宾馆走。 路边车辆来往,安暖清极其意外的,看见了厉靳年。 他的车就停在公路边上,车窗开着,露出他俊美矜贵的半张面容,似乎在等人。 安暖清猛然僵住了身体。 片刻后,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女人从一家店铺里走出,钻进车里。 厉靳年立即转头看她,两人说了几句什么,女人取下墨镜后,环住厉靳年后颈,抬头送上红唇,两人就此在街边热烈拥吻。 安暖清愣在原地,浑身冰冷,如坠冰窟。 那个女人,她认识,是她娱乐圈里最大的对手,明里暗里算计过她无数次的顾乔乔! 但现在……这个女人却正在跟她的丈夫接吻! 厉靳年,出轨了! 安暖清攥紧手指,浑身发抖。 愤怒上头,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三两步就冲了过去,抓着车窗,发怒大喊:“厉靳年,你给我出来!” 车里正抱在一起的两人被突然出现的安暖清吓到,尤其是顾乔乔,尖叫一声,立即缩进了厉靳年的怀里。 “靳年,这个丑女人是谁?” 安暖清满脸红肿,五官变形,的确已经没半分曾经的漂亮动人。 厉靳年回头瞧来,视线有一瞬间的凝滞,安暖清确定,他已经认出自己了! “不知道。”他冷冷道,“大概是个疯子吧。” “她的脸好吓人啊……我不想看见她。”顾乔乔娇声说。 “那我们现在就走。”厉靳年说完,直接就上升车窗。 安暖清紧抓着车窗不放,手指被夹在玻璃里,骨头硌得生疼,她也不死不放手,崩溃愤怒道:“厉靳年,我是你妻子!明媒正娶的妻子,你怎么能出轨!顾乔乔,你是个小三!” 这两天她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情绪失控,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。 “我把这个事情公之于众!顾乔乔,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勾引有妇之夫!” 顾乔乔好似被吓到了,眼圈通红:“靳年,不要……我不想被舆论指责,不要。” 厉靳年轻拍她的后背,声音温柔:“你放心,这种委屈,我不会让你受。” 说着,他转过头,冷冷睨着安暖清的眼睛:“你若是敢出去乱说半个字,我就割了你舌头,要你生不如死!” 安暖清崩溃喊道:“我已经生不如死了!厉靳年,你知道我刚刚差点自杀了吗?我那么爱你,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?” 厉靳年不耐烦的皱起眉来:“你要死就滚远一点死,别来烦我!安暖清,别逼我又对你动手!” 他说完,彻底没了耐心,催促司机开车离开。 车子启动,而安暖清的手指还夹在车窗里,她被车子带着前行。 车速渐快后,她根本就追不上那速度,简直就是被拖着在走。 一个不注意,她脚步混乱,身体跌倒,整个脚踝都被磨在公路上,疼得她凄厉惨叫。 “吵死了!”厉靳年厌恶开口,终于松开了车窗,让安暖清得以挣脱,滚落在公路上。

厉靳年挂断了电话。 安暖清被随后追过来,纠缠不休的记者们再次堵住,一个个不堪的问题不断的扔下来。 经纪人不来找安暖清,公司也更是不过问,没人管她死活,记者们更是如鬣狗一般,轮番逼问,不让安暖清有半点喘息的时间。 熬了一夜通宵,她脸色惨白,妆容模糊,滴水未进,嘴唇干裂开口。 记者们甚至直接公开了她所在的位置。 在安暖清被困的这一夜里,网络上早就炸开了锅,甚至传言她还威胁玷污了《曾经爱过你》这部电影的男主角。 男主角可是当红最火的鲜肉明星,他的粉丝们瞬间暴怒,恨不得将安暖清这个贱货扒皮抽筋。 大量铁粉冲进休息室来,对着安暖清大大出手,抓头发,扇耳光不说,甚至还要将安暖清扒光,然后直播给数千万的网民看。 “不要!”安暖清被打得满脸青紫,姣好的面容红肿变形,丑陋不堪,她拼命护着最后一点布料,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。 “放手!贱货,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的贱样子!”粉丝们对她又踹又打。 安暖清头晕目眩,鼻腔里全是鼻血,险些晕倒。 “不要!”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,拼死也不肯妥协。 这暴行持续了半个小时后,警察才姗姗来迟,驱散混乱的人群,将安暖清从人间地狱里解救出来。 一个女警可怜她,脱下外套给她裹上,护送她去了就近的医院。 但群情激愤,安暖清人去哪里,粉丝和记者们就跟着去哪里,根本不放过她。 安暖清伤势严重,却连医院都进不了,她最后只能在警察的帮助下,藏进一间小宾馆里,苟延残喘的歇气。 缩在被子里,她半昏厥的迷糊了半天,身体才缓过知觉来。 从脸上到身上,被那些失控的粉丝打得没有一块好肉,她扶着墙壁,艰难走到浴室。 镜子里,倒映出她扭曲红肿,彻底陌生了的脸。 安暖清眼眶陡然湿热,忍不住失控的痛哭起来。 到底为什么? 为什么厉靳年要这样对她? 她知道厉靳年不爱她,两人结婚半年多,才有第一次同房,还是在因为厉靳年喝醉了,要不然,他根本不愿意碰一下。 她有自知之明,厉靳年不喜欢她,她就尽量不去打扰他,安安静静的守着那栋空别墅过日子。 是厉靳年忽然开始回家,然后像是正常夫妻那样的碰她。 她原本以为,是两人的婚姻关系终于和谐,尽管厉靳年不爱跟她说话,但至少两人是真正的,同床共枕的夫妻了。 所以,不管厉靳念在年在床上提出什么样过分的要求,她都尽量满足。 只是没想到……视频竟然会被直接公开。 安暖清捂着脸,跪坐在地上,崩溃大哭。 为什么会这样? 她想不通,更不愿就此甘心,她要知道原因。 安暖清爬起身体,抓起宾馆的座机,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。 “靳年,告诉我为什么!”安暖清哭得嗓子嘶哑,破锣似的难听,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 电话那边,沉默了几秒,才响起厉靳年厌恶至极的声音,他说:“安暖清,你怎么还没死?” 安暖清抓紧了座机,再也说不出一个字。 “你能不能赶紧去死?”厉靳年不耐烦道,“我真是看见你就恶心。”

厉靳年挂断了电话。 安暖清被随后追过来,纠缠不休的记者们再次堵住,一个个不堪的问题不断的扔下来。 经纪人不来找安暖清,公司也更是不过问,没人管她死活,记者们更是如鬣狗一般,轮番逼问,不让安暖清有半点喘息的时间。 熬了一夜通宵,她脸色惨白,妆容模糊,滴水未进,嘴唇干裂开口。 记者们甚至直接公开了她所在的位置。 在安暖清被困的这一夜里,网络上早就炸开了锅,甚至传言她还威胁玷污了《曾经爱过你》这部电影的男主角。 男主角可是当红最火的鲜肉明星,他的粉丝们瞬间暴怒,恨不得将安暖清这个贱货扒皮抽筋。 大量铁粉冲进休息室来,对着安暖清大大出手,抓头发,扇耳光不说,甚至还要将安暖清扒光,然后直播给数千万的网民看。 “不要!”安暖清被打得满脸青紫,姣好的面容红肿变形,丑陋不堪,她拼命护着最后一点布料,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。 “放手!贱货,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的贱样子!”粉丝们对她又踹又打。 安暖清头晕目眩,鼻腔里全是鼻血,险些晕倒。 “不要!”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,拼死也不肯妥协。 这暴行持续了半个小时后,警察才姗姗来迟,驱散混乱的人群,将安暖清从人间地狱里解救出来。 一个女警可怜她,脱下外套给她裹上,护送她去了就近的医院。 但群情激愤,安暖清人去哪里,粉丝和记者们就跟着去哪里,根本不放过她。 安暖清伤势严重,却连医院都进不了,她最后只能在警察的帮助下,藏进一间小宾馆里,苟延残喘的歇气。 缩在被子里,她半昏厥的迷糊了半天,身体才缓过知觉来。 从脸上到身上,被那些失控的粉丝打得没有一块好肉,她扶着墙壁,艰难走到浴室。 镜子里,倒映出她扭曲红肿,彻底陌生了的脸。 安暖清眼眶陡然湿热,忍不住失控的痛哭起来。 到底为什么? 为什么厉靳年要这样对她? 她知道厉靳年不爱她,两人结婚半年多,才有第一次同房,还是在因为厉靳年喝醉了,要不然,他根本不愿意碰一下。 她有自知之明,厉靳年不喜欢她,她就尽量不去打扰他,安安静静的守着那栋空别墅过日子。 是厉靳年忽然开始回家,然后像是正常夫妻那样的碰她。 她原本以为,是两人的婚姻关系终于和谐,尽管厉靳年不爱跟她说话,但至少两人是真正的,同床共枕的夫妻了。 所以,不管厉靳念在年在床上提出什么样过分的要求,她都尽量满足。 只是没想到……视频竟然会被直接公开。 安暖清捂着脸,跪坐在地上,崩溃大哭。 为什么会这样? 她想不通,更不愿就此甘心,她要知道原因。 安暖清爬起身体,抓起宾馆的座机,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。 “靳年,告诉我为什么!”安暖清哭得嗓子嘶哑,破锣似的难听,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 电话那边,沉默了几秒,才响起厉靳年厌恶至极的声音,他说:“安暖清,你怎么还没死?” 安暖清抓紧了座机,再也说不出一个字。 “你能不能赶紧去死?”厉靳年不耐烦道,“我真是看见你就恶心。”午夜凶铃

厉靳年开始发了疯似的寻找安暖清的下落。 这时,顾乔乔踩着高跟鞋走进来。 厉靳年听到声音抬起头,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顾乔乔。 “靳年,她已经死了……”顾乔乔避开厉靳年的眼神,走上前,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轻声说:“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?” “滚!” 厉靳年瞳孔骤缩,猛地推开顾乔乔。 顾乔乔摔坐在地上,幽怨的看着厉靳年。 “调监控,统统给我调出来。”厉靳年连余光也没留给她一分,挥舞着手臂,大声吼道:“必须给我查出来是谁!” 顾乔乔站起身来,抱着手臂走到厉靳年身后,嘴角微微上扬。 管家调出了别墅外所有的监控。 厉靳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,生怕有什么遗漏的场景,可无论观看多少遍都只有安暖清拖着身子离开的一幕。 突然,一双手轻轻的附在厉靳年头上。 纤细的手指在太阳穴上轻轻揉按。 厉靳年闭上眼,想歇息片刻。 不过几秒,厉靳年又猛地睁开眼,抓住了还在按动的双手,一把拉过。 “呀——” 随着一声叫喊,女人纤细的身躯便倒在了厉靳年怀中。 女人一愣,随即将头埋在了厉靳年怀里。 “谁让你进来的。”厉靳年声线中夹杂着一丝疲惫:“顾乔乔?” 顾乔乔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,又将头埋在了他的怀中,娇嗔道:“靳年,你可是答应过会娶我的。” 厉靳年心中厌恶,推脱道:“等我把这件事解决完。” “不嘛。”顾乔乔坐在厉靳年身上,扭了扭迷人的身躯,撒娇般道:“新闻我都看到两千,既然她已经死了,你就别……” 不等顾乔乔说完,厉靳年就猛地一推。 顾乔乔在厉靳年怀中尚且没有留下一丝温度。 她顺势坐倒在地,带着哭腔问道:“靳年,你这是做什么。” “别来烦我。”厉靳年重新坐好,继续看着监控:“安暖清毕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,我不能不管。” “我不!”顾乔乔依旧不依不饶,跪在地上,双手紧攥厉靳年的衣服喊到:“靳年,你别忘了,她可是想要陷害我的人,我洗澡的底片还在……” 厉靳年眉头一皱,一巴掌甩了过去。 顾乔乔的头偏了偏,嘴角渗出鲜血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 她以为,只要她死了,一切就都结束了,厉靳年就是她的了,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。 “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。”厉靳年冷声道:“她现在下落不明,我不想与你计较,你最好早点消失在我面前。” 顾乔乔一愣,脸上瞬间挂满泪水,不死心的看着厉靳年。 为什么,明明之前的态度还是如此决绝,如今却为她抓狂。 厉靳年头也不回一下,便叫佣人将她拖了出去。 阴暗的屋子里,电脑发出幽幽蓝光。 厉靳年疲倦的撑着头,闭上双眼,心中不断祈祷着。 在他得知安暖清跳海的一瞬间,他才意识到,他们结婚两年有余,他是动了心的。 厉靳年拿起桌上的匕首,上面还有安暖清留下的血迹,虽然已经氧化变黑,但仿佛依旧散发着安暖清身上的余温。 她没有死,她不会死的。 她是我的女人,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能死! 厉靳年脑子乱作一团,耳边不断回响着安暖清在电话那端的求助。 “救我,求求你,救救我……” 他不敢闭眼,仿佛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安暖清手捂伤口,脸色惨白,在地上匍匐前进的模样。 会看到安暖清绝望的眼神。 看到她对他见死不救的失落之情。 甚至还有她尚未出世的孩子哀怨的眼神。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,厉靳年的心就不由得抽痛着。 这些天,厉靳年推掉了所有的应酬,全身投入到寻找安暖清的事情上。 只要得到一点点消息,他都迫不及待的大力搜查。 助理每次送饭来的时候,都会看到厉靳年憔悴的模样,想阻止却又不敢说。 一个月过去了。 安暖清的死讯被发放了出来,且以自杀为由,停止了对尸体的打捞。 厉靳年的工作逐步恢复到正轨,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搜查。 他曾请求警方再细致的搜查一番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 面对媒体和警方的冷漠,他只能容忍。 这不正是那个在安暖清求助他时却残忍拒绝的自己么? 厉靳年对自己冷笑了一下,在电脑上打下一行字: 安暖清,你必须活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