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青春因奋斗而精彩,无奋斗不青春演讲稿,谁的青春不奋斗征文,话题作文 奋斗青春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就听凌沁儿道,“舅母,你看我干什么?你刚刚无故晕倒,一定是凌飞儿记恨你,给你下毒了。”

越想越没头绪,她干脆道,“等我们到了昆仑境,要专门查一查了。”

听说一个小生命刚来到世上,就离开了,楚倾瑶觉得喘不过来气,也没心情再留在外面,带着七杀返回宅子。

“你放心,你清风表哥那边,只要他喜欢,就随他去。”

“黄将军,如果我把珂雪公主给你,你拿什么保证,肯定能把大军给本国师带回来?”

“听说,医门的前门主是天术老人?”楚清萧问。

帝凤华摇头,望着翻滚的海面,“接到的消息,只是救了一个人。我听说鬼医身中两箭,怕是……”

“除了进去见皇姐,其他的事,我都能帮你。”楚倾瑶道。

第330章对白谨有情 “你跟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漫天妖责怪道,“给我找间空房子,我去配解药。” “门主,去配药房吧!”冰裂把漫天妖带走。 楚倾瑶一个人呆在铺子里,没一会,就进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。她定晴一看,不是天术老人是谁!赶紧迎上去,“倾瑶见过天术老前辈。“ 天老老人看到她,也是一喜,“王妃是去看药田了?” “看过了,回来正好路过这里。”她给天术老人搬来椅子让他歇歇,“前辈可有皇姐的消息?” 天术老人眼圈一红,“还没有,但我查到鬼医也失踪了,谨儿要是落到他手上,怕是会受尽委屈了。”这些年,两人针锋相对,关系恶劣,他不是不知道。 可谨儿有分寸,功夫又好,鬼医尽全力也只能互相打个平手,他也就由着他们去。没想到这次,谨儿会无故消失,定是中了鬼医的奸计。如今他与心远分头在找,却怎么也寻不到人。 “前辈,我最近比较闲,明天跟你一起上路,一起去找皇姐。”天术老人一身布衣,满是灰尘,看得楚倾瑶心下不忍。 “那就麻烦王妃了。”这种时候,天术老人也说不出来拒绝的话。 楚倾瑶道,“说来也奇怪,炙王府派了好多暗卫出来,可就是找不到人。”她忽然心思一动,想到了消失的联络点,皇姐是不是也因为这样,别人才找不着? 如果真如漫天妖所说,那就多配点解药,让人送回炙王府,希望可以帮得上忙。 漫天妖出来时,看到天术老人竟然在,眉毛一挑,“是什么风,把尊门的人吹来了?” 天术老人用看后辈的目光看着他,“漫天妖,你父……可好?” 漫天妖脸色变了变,瞄了眼楚倾瑶,“我父亲大人自然好得很,只是他把毒门交给我之后,就不公开露面了。如今,我漫天妖代表的就是毒门。” 天术老人笑了笑,原本疲倦不堪的眸子放出一缕精光,“我去过药田那边,看到了毒门特有的珍贵药材。” “那是我送给丫头的。”漫天妖说得轻松,意在告诉天术老人,他和天琼没关系。 天术老人也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,反正种子送到了天琼,得益的是百姓。这个漫天妖还真是特别,明明做的是好事,却长了张不饶人的嘴。 冰裂把正在后院清点库存的伙计叫出来看店,来到漫天妖面前,“门主,现在走吗?” “自然要走。”漫天妖又对楚倾瑶道,“丫头,我们走。” 临走之前,楚倾瑶叮嘱天术老人在这等她,她很快就回来。 到了城西,望着只盖住地皮的一片草地,冰裂道,“门主你看,就是这个样子。根本没有什么联络点,我们走吧!” “不争气。”漫天妖横了他一眼。 楚倾瑶也在看草地,刚看了几眼,心头又是一阵恍惚,“漫天妖,你说这里是不是太邪门了?我怎么不敢多看?” “迷幻散,能迷惑人,让人产生幻觉,不管看到什么都会觉得这里本就该如此。丫头,别看了,往后退退,你们保持警惕。” 漫天妖绕着草地边缘走了一圈,把手里的药粉按不同的方位扬了出去。半晌之后,就看到草地在慢慢消失,而且越来越快,仅一柱香后,就露出一座高大破败的宅子。 楚倾瑶震惊得合不拢嘴,世上竟然有这种药物,简直和阵法有一拼!暗暗决定,一会回去,就让漫天妖把迷幻散的制作方法说出来。 “丫头,小心。”一道黑影从宅子里飞出,要不是漫天妖动作快,拉了她一把,她肯定受伤。 见男子带着一张狰狞的鬼脸面具,楚倾瑶笑了,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早知道,刚才就应该把天术老人一块带过来。 鬼医在此,白谨一定也在。 她对着漫天妖道,“把人拦下,我进去救人。” “楚倾瑶,你少管闲事。”鬼医对着她怒喝。 楚倾瑶冷笑,脚尖一点,已经跃上了墙头。鬼医晚了一步,才一飞起来,就被漫天妖拦下。他扭头对冰裂道,“跟上去,保护丫头。” “门主放心。”见门主这么在意,冰裂八卦起楚倾瑶的身份,莫非是未来的门主夫人?那一定得好好表现。 宅子很大,楚倾瑶快速的飞掠,最后停在了主院,主院很干净,一看最近就是有人住。冰裂落到她旁边,说了声,“我去搜其他地方。”便闪身离开。 楚倾瑶往里走,边走边喊“皇姐,你在不在?” 屋子里的白谨,正艰难的挪着两腿想要出去,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,猛的一顿,是楚倾瑶,一定是她! “倾瑶,我在……”她用尽全力,也只发出蚊子一般的哼哼声。 冰裂停下来,“我们分头找,你这边,我那边。”楚倾瑶点头,他立刻往远处去了。 楚倾瑶打开房门,就往里闯,边走边唤着,“皇姐,你在不在?” “倾瑶,我在。”闯了几间房后,她终于听到细如蚊蝇的声音,激动的连轻功都用上了。一推门,就看出白谨被下了药。 气得两眼都要喷出火来,赶紧扑过去,“皇姐,真的是你?” 白谨因为说话吃力,便没再出声,楚倾瑶很快确定下来,鬼医给她吃的只是控制行动的普通药粉,毒性很小。而这种解药她手里就有,急忙拿出来,喂白谨吃了。 等她扶着白谨来到外面,冰裂也回来了。见她扶着一个人,又是女人,也不好接手,只好道,“我去看看门主。” 走出大宅,白谨一眼看到鬼医正被漫天妖缠住,咬牙道,“把他杀了,千万别让他跑了。” 正在出招的鬼医,忽然错愕了一下,动作一滞,便被漫天妖一拳击中,身子如同纸片一样飞了出去。从他嘴里喷出来的血,像艳丽的山水画从空中泼下。 落地之后,他的鬼脸面具忽然掉了,他慌乱的捡起来,重新扣回脸上。这才抬头恶狠狠的道,“白谨,我能抓你一次,就能擒你第二次,你给我记住,我鬼医还会再来的。” 他踉跄的爬起来,对着身后连甩了两把毒粉,这才逃之夭夭。漫天妖本来要追,又担心丫头,便站着没动。 见白谨气得全身发抖,楚倾瑶扶她靠到墙上,“皇姐,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。你失踪之后,大家都很担心,特别是天术老前辈,更是四处奔波在找你,对了,他人就在枫城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 白谨听说师父就在这里,眼眶发红,几欲落泪。哽咽着道,“我真没用!” “皇姐,是你太善良,没料到鬼医如此卑鄙。”不用问也知道,鬼医肯定耍了手段,才把她擒住。看着原本朗月一般的女子,短短几个月就瘦得连五官都变了模样,楚倾瑶道,“皇姐,一会回客栈,我给你熬点药膳补补。” 白谨点了下头,“倾瑶,我师父他还好吗?” “前辈的身子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太担心皇姐。”冰裂去找了辆马车,楚倾瑶把白瑾扶上去,很快就回到济世药铺。 路上,白谨一直在调理内息,也没顾得上问皇弟的消息,此时下车,才问,“我皇弟怎么放心,让你跟漫天妖一起出来?” “他放心的事情多着呢!十公主还是别操这没用的心。”漫天妖正好听到,不悦的回呛。 白谨没力气和他吵,只想快点见到师父。进了药铺,一眼看到坐在里面的天术老人,未语泪已先流,一进门就跪到地上,愧疚的道,“白谨见过师父,徒儿不孝,让师父一直跟着操心。” 天术老人一看到自己的小徒弟,激动的站起来,“谨儿,真的是你?” “徒儿不孝,”白谨哭得梨花带雨,“让师父操碎了心。” 天术老人扶起她,“谨儿,你回来就好,快点起来,你这丫头,跪下干嘛!”天术老人背过脸去,抹了把脸。看出白谨身子虚,直接把她扶到床上坐下。 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,楚倾瑶道,“皇姐,我去厨房给你熬药膳。” 等她端了药膳回来,看到他们师徒两人眼睛都红红的。心里一酸,皇姐有天术老人照顾,她也可以放心上路了。 白谨因为落到鬼医手上,就没好好休息过,此时看到师父,一放松便困了,喝了药膳,早早的就睡下。楚倾瑶走到院子里,见天术老人也在,笑着过去,“前辈怎么不休息?” “我找王妃有点事。” “前辈请说。”天术老人叫她王妃,她也没反对。怕白谨知道,解释起来太麻烦。 天术老人道,“谨儿的身子你也看到了,我必须要带她回医山去调理。我听她说,是王妃救了她,都说大恩不言谢,但我还是想亲口对王妃说声谢谢。还有毒门的那个小子,他很好。” 在屋顶看星星的漫天妖撇撇嘴,他自然很好,好到无人可比。只是丫头看到他呐! 楚倾瑶毕竟是晚辈,赶紧道,“前辈客气了,能找到皇姐,我们大家都开心。”她皱了下眉,“前辈,等皇姐养好了身子,不如让她早点和心远师兄成亲吧!” 单从白谨发狠的那句话一出口,就能把鬼医影响成那样,她就断定鬼医对白谨有情。既然不是同一类人,那就彻底让他死心好了。加我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330章对白谨有情 “你跟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漫天妖责怪道,“给我找间空房子,我去配解药。” “门主,去配药房吧!”冰裂把漫天妖带走。 楚倾瑶一个人呆在铺子里,没一会,就进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。她定晴一看,不是天术老人是谁!赶紧迎上去,“倾瑶见过天术老前辈。“ 天老老人看到她,也是一喜,“王妃是去看药田了?” “看过了,回来正好路过这里。”她给天术老人搬来椅子让他歇歇,“前辈可有皇姐的消息?” 天术老人眼圈一红,“还没有,但我查到鬼医也失踪了,谨儿要是落到他手上,怕是会受尽委屈了。”这些年,两人针锋相对,关系恶劣,他不是不知道。 可谨儿有分寸,功夫又好,鬼医尽全力也只能互相打个平手,他也就由着他们去。没想到这次,谨儿会无故消失,定是中了鬼医的奸计。如今他与心远分头在找,却怎么也寻不到人。 “前辈,我最近比较闲,明天跟你一起上路,一起去找皇姐。”天术老人一身布衣,满是灰尘,看得楚倾瑶心下不忍。 “那就麻烦王妃了。”这种时候,天术老人也说不出来拒绝的话。 楚倾瑶道,“说来也奇怪,炙王府派了好多暗卫出来,可就是找不到人。”她忽然心思一动,想到了消失的联络点,皇姐是不是也因为这样,别人才找不着? 如果真如漫天妖所说,那就多配点解药,让人送回炙王府,希望可以帮得上忙。 漫天妖出来时,看到天术老人竟然在,眉毛一挑,“是什么风,把尊门的人吹来了?” 天术老人用看后辈的目光看着他,“漫天妖,你父……可好?” 漫天妖脸色变了变,瞄了眼楚倾瑶,“我父亲大人自然好得很,只是他把毒门交给我之后,就不公开露面了。如今,我漫天妖代表的就是毒门。” 天术老人笑了笑,原本疲倦不堪的眸子放出一缕精光,“我去过药田那边,看到了毒门特有的珍贵药材。” “那是我送给丫头的。”漫天妖说得轻松,意在告诉天术老人,他和天琼没关系。 天术老人也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,反正种子送到了天琼,得益的是百姓。这个漫天妖还真是特别,明明做的是好事,却长了张不饶人的嘴。 冰裂把正在后院清点库存的伙计叫出来看店,来到漫天妖面前,“门主,现在走吗?” “自然要走。”漫天妖又对楚倾瑶道,“丫头,我们走。” 临走之前,楚倾瑶叮嘱天术老人在这等她,她很快就回来。 到了城西,望着只盖住地皮的一片草地,冰裂道,“门主你看,就是这个样子。根本没有什么联络点,我们走吧!” “不争气。”漫天妖横了他一眼。 楚倾瑶也在看草地,刚看了几眼,心头又是一阵恍惚,“漫天妖,你说这里是不是太邪门了?我怎么不敢多看?” “迷幻散,能迷惑人,让人产生幻觉,不管看到什么都会觉得这里本就该如此。丫头,别看了,往后退退,你们保持警惕。” 漫天妖绕着草地边缘走了一圈,把手里的药粉按不同的方位扬了出去。半晌之后,就看到草地在慢慢消失,而且越来越快,仅一柱香后,就露出一座高大破败的宅子。 楚倾瑶震惊得合不拢嘴,世上竟然有这种药物,简直和阵法有一拼!暗暗决定,一会回去,就让漫天妖把迷幻散的制作方法说出来。 “丫头,小心。”一道黑影从宅子里飞出,要不是漫天妖动作快,拉了她一把,她肯定受伤。 见男子带着一张狰狞的鬼脸面具,楚倾瑶笑了,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早知道,刚才就应该把天术老人一块带过来。 鬼医在此,白谨一定也在。 她对着漫天妖道,“把人拦下,我进去救人。” “楚倾瑶,你少管闲事。”鬼医对着她怒喝。 楚倾瑶冷笑,脚尖一点,已经跃上了墙头。鬼医晚了一步,才一飞起来,就被漫天妖拦下。他扭头对冰裂道,“跟上去,保护丫头。” “门主放心。”见门主这么在意,冰裂八卦起楚倾瑶的身份,莫非是未来的门主夫人?那一定得好好表现。 宅子很大,楚倾瑶快速的飞掠,最后停在了主院,主院很干净,一看最近就是有人住。冰裂落到她旁边,说了声,“我去搜其他地方。”便闪身离开。 楚倾瑶往里走,边走边喊“皇姐,你在不在?” 屋子里的白谨,正艰难的挪着两腿想要出去,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,猛的一顿,是楚倾瑶,一定是她! “倾瑶,我在……”她用尽全力,也只发出蚊子一般的哼哼声。 冰裂停下来,“我们分头找,你这边,我那边。”楚倾瑶点头,他立刻往远处去了。 楚倾瑶打开房门,就往里闯,边走边唤着,“皇姐,你在不在?” “倾瑶,我在。”闯了几间房后,她终于听到细如蚊蝇的声音,激动的连轻功都用上了。一推门,就看出白谨被下了药。 气得两眼都要喷出火来,赶紧扑过去,“皇姐,真的是你?” 白谨因为说话吃力,便没再出声,楚倾瑶很快确定下来,鬼医给她吃的只是控制行动的普通药粉,毒性很小。而这种解药她手里就有,急忙拿出来,喂白谨吃了。 等她扶着白谨来到外面,冰裂也回来了。见她扶着一个人,又是女人,也不好接手,只好道,“我去看看门主。” 走出大宅,白谨一眼看到鬼医正被漫天妖缠住,咬牙道,“把他杀了,千万别让他跑了。” 正在出招的鬼医,忽然错愕了一下,动作一滞,便被漫天妖一拳击中,身子如同纸片一样飞了出去。从他嘴里喷出来的血,像艳丽的山水画从空中泼下。 落地之后,他的鬼脸面具忽然掉了,他慌乱的捡起来,重新扣回脸上。这才抬头恶狠狠的道,“白谨,我能抓你一次,就能擒你第二次,你给我记住,我鬼医还会再来的。” 他踉跄的爬起来,对着身后连甩了两把毒粉,这才逃之夭夭。漫天妖本来要追,又担心丫头,便站着没动。 见白谨气得全身发抖,楚倾瑶扶她靠到墙上,“皇姐,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。你失踪之后,大家都很担心,特别是天术老前辈,更是四处奔波在找你,对了,他人就在枫城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 白谨听说师父就在这里,眼眶发红,几欲落泪。哽咽着道,“我真没用!” “皇姐,是你太善良,没料到鬼医如此卑鄙。”不用问也知道,鬼医肯定耍了手段,才把她擒住。看着原本朗月一般的女子,短短几个月就瘦得连五官都变了模样,楚倾瑶道,“皇姐,一会回客栈,我给你熬点药膳补补。” 白谨点了下头,“倾瑶,我师父他还好吗?” “前辈的身子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太担心皇姐。”冰裂去找了辆马车,楚倾瑶把白瑾扶上去,很快就回到济世药铺。 路上,白谨一直在调理内息,也没顾得上问皇弟的消息,此时下车,才问,“我皇弟怎么放心,让你跟漫天妖一起出来?” “他放心的事情多着呢!十公主还是别操这没用的心。”漫天妖正好听到,不悦的回呛。 白谨没力气和他吵,只想快点见到师父。进了药铺,一眼看到坐在里面的天术老人,未语泪已先流,一进门就跪到地上,愧疚的道,“白谨见过师父,徒儿不孝,让师父一直跟着操心。” 天术老人一看到自己的小徒弟,激动的站起来,“谨儿,真的是你?” “徒儿不孝,”白谨哭得梨花带雨,“让师父操碎了心。” 天术老人扶起她,“谨儿,你回来就好,快点起来,你这丫头,跪下干嘛!”天术老人背过脸去,抹了把脸。看出白谨身子虚,直接把她扶到床上坐下。 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,楚倾瑶道,“皇姐,我去厨房给你熬药膳。” 等她端了药膳回来,看到他们师徒两人眼睛都红红的。心里一酸,皇姐有天术老人照顾,她也可以放心上路了。 白谨因为落到鬼医手上,就没好好休息过,此时看到师父,一放松便困了,喝了药膳,早早的就睡下。楚倾瑶走到院子里,见天术老人也在,笑着过去,“前辈怎么不休息?” “我找王妃有点事。” “前辈请说。”天术老人叫她王妃,她也没反对。怕白谨知道,解释起来太麻烦。 天术老人道,“谨儿的身子你也看到了,我必须要带她回医山去调理。我听她说,是王妃救了她,都说大恩不言谢,但我还是想亲口对王妃说声谢谢。还有毒门的那个小子,他很好。” 在屋顶看星星的漫天妖撇撇嘴,他自然很好,好到无人可比。只是丫头看到他呐! 楚倾瑶毕竟是晚辈,赶紧道,“前辈客气了,能找到皇姐,我们大家都开心。”她皱了下眉,“前辈,等皇姐养好了身子,不如让她早点和心远师兄成亲吧!” 单从白谨发狠的那句话一出口,就能把鬼医影响成那样,她就断定鬼医对白谨有情。既然不是同一类人,那就彻底让他死心好了。加我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机械战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