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德庆天气预报,仪陇德庆医院,德庆什么时候可以发展起来,广东德庆房价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4:0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他加重了最后那四个字,就像是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我的心上,憋屈、痛苦纠缠着把我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 在我被姜岩背叛的时候,是他给了我一线希望,也是他给了我一个复仇的机会。 如果不是他,我现在还没有办法从那个伤害我的婚姻里醒过来,走出来。 可是现在又是我和姑父在公司里面重要的当口,一旦被姜岩抓住这个机会,恐怕我们会付出的代价连想都不敢想。 我心里天人交战了许久,长长地吐出一口气:“好,我答应你这个要求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 听到我答应,他靠过来在我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。 “你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做,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,那就是相信我。” 相信。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字眼让我不由地苦笑。 相信让顾浅浅成了我婚姻里面的第三者,相信让姜岩现在把持了属于姑父和我爸的公司,相信让我成了婆婆眼里的傻子。 现在他也让我相信,可谁知道结果又是怎么样呢? 我摸索着攀爬到他的胸口,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,在他耳边说:“别谈那些了,让我累到别去思考这些事情吧。” 这句话就像是点燃了柴火垛,彻底燃烧了这个夜晚。 就像我说的那样,他的疼爱一直到我昏昏沉沉睡过去,让我再也没力气去思考任何事情…… 这一觉我睡到了接近中午,醒来的时候,他早已经离开了酒店。 我洗漱完以后打开手机看有没有消息和电话,这才发现王筱柔从微信上给我发了语音消息过来。 我点开一听,不由地皱起了眉头,她说的话和我在意的事情无关,是姜岩。 现在正是姜岩要对付我的时候,可他居然在这当口和顾浅浅去法国了?! 以我对公司的了解,天宁现在还没到和国外合作的地步,姜岩应该是陪顾浅浅去国外旅游去了。 不管他处于什么目的安排了这个行程,这给了我一点喘息的时间,不用这么快面对即将就要发生的事情。 接下来的几天,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工作,尽量地把公司项目里的细节分析整理,希望能找到点什么。 对我而言,就算我答应了那个男人的请求,也不代表着我想懵懂地栽到姜岩手里。 这段时间我又累又疲惫,这天我刚到公司,就听到公司里面的员工在讨论姜岩和顾浅浅回来的事情。 坐到办公室的椅子上,我刚打开电脑准备查阅资料,不想顾浅浅来了我的办公室。 顾浅浅穿着最新的秀场大牌,人看起来娇俏又活力,大概是姜岩这段时间滋润得好,一张脸上满是春意。 我对姜岩已经死心,顾浅浅来干嘛我也不关心,只是觉得碍眼无比。 我问她:“有事找我?” “是啊,我心里面一直有个好奇的问题想问你。”顾浅浅不经意似得撩了下耳发,无名指上几克拉的大钻戒亮了出来,“尹月,听说之前你的结婚戒指都是自己买的?” “是又怎么样?”我冷笑着看顾浅浅,这才意识到她来的目的是什么,“毕竟当初他跟我结婚的时候穷,不像现在,从我手里偷走了这么多钱,不仅能给你买钻戒,还能给你养老送终呢。” 顾浅浅本来还挺得意的,听到我的话,气得瞪大了眼睛,上来就要甩我巴掌。 大门敞着,王筱柔在外面看到她要打我,立刻上来护住我,没想到顾浅浅没留手,一巴掌打到了王筱柔脸上! 王筱柔白净的脸上立刻起了红印子,错愕地看着顾浅浅,但又怕她再上来打我,死死地把我掩在身后。 我挨打都没这么生气过,看到王筱柔肿起来的脸我气得发疯,用力地把她推到了一边,冲上去抓住顾浅浅的头发,扬手就是几巴掌! 我这几个耳光用足了力气,打得顾浅浅头发都散了,两边细嫩的皮肤被我打红,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。 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!尹月,你给我等着!”估计顾浅浅是怕我再去揍她,用手捧着肿起来的脸跑了。 王筱柔等她走了,有些担心地看着我说:“尹姐,现在这时候你得罪顾小姐不是一件好事,你不应该为我出头。” “得罪了就得罪了。”我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,“难道我不得罪他们,他们就会放我一马了?他们有什么阴招损招尽管冲我来,但我尹月只要站在这里一天,我就不允许他们欺负我的助理!” 我正打算给王筱柔看看脸上的情况,桌上的电话响了。 接起电话,姜岩愤怒的吼声透过听筒传了过来。 “尹月,你马上给我滚过来!” 他的声音很大,大到王筱柔都听见了,她有点不安,小声说:“尹姐,要不然我跟姜总解释一下吧……” “不用了,他和顾浅浅从头到尾的眼中钉只有我,你解释也没用。”我无所谓地摇摇头,安慰她,“小柔,你别管我的事情,先找东西冷敷一下脸,不然肿着脸没法下班。” 我抓起小西装外套穿上,大步流星地向姜岩的办公室走去。 柳絮在门口看到我,一脸我要倒霉的神情,我没跟她打招呼,直接推开了姜岩办公室的大门。 房间里面,顾浅浅红着眼睛坐在姜岩的位置上,姜岩站在一旁搂着她,一副情意绵绵地哄她。 我看了顾浅浅一眼,抬眼看向姜岩:“叫我干嘛?” “我要你立刻向浅浅道歉!”姜岩看到我,脸上的柔情蜜意立刻消失,铁青着脸走了过来,“尹月,如果你不向浅浅道歉,我保证你会后悔这个决定!” 我想也不想就回答:“要我向她道歉?除非太阳从东边升起来!” “好!”姜岩被我气得笑起来,指着我的鼻子骂,“尹月,你给我等着!” 我理也不理姜岩,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。 关上门的瞬间,玻璃杯砸到地上的清脆响声传出来,一同传来的还有姜岩的咆哮和咒骂声。 下午的时候,我正准备去工地看下项目情况,刚从公司出来就接到了江一辰的电话。 “尹月,我刚和姜岩联系了。”加我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尹月,谢谢你在船上试图保护我。” 我瞪大了眼睛,疑惑无比地看着他:“江总,你在说什么?” 江一辰冲一旁的护理工点点头,指了一下自己的小腿,那个护理工立刻走了过来把他裤脚往上推了一截。 他的腿上,赫然印着一个深深的牙印。 “你不会忘记了这个吧?”江一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“或许你不知道,那个人打晕我之后怕我醒过来找麻烦,给我打了一针麻醉。但我体质比较特殊,麻醉剂的剂量不足以让我失去所有的意识。所以……” 江一辰抬起头看着我,眼神里面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柔:“你冲过来保护我的时候,我醒着,只是没有办法动弹而已。” 他的眼神太过于温柔,我的心跳漏了一拍,然而另外一种迫切的焦虑感更是告诉我,如果现在不做些什么,他说出的话会让我无地自处。 我的视线往旁边偏开,干笑着说:“江总,我只是还你之前来救我的人情,你不用放心上。” “我怎么可能不放心上?”江一辰勾起唇角笑了起来,“尹月,如果之前我喜欢你只是一种感觉,那么现在我的心告诉我,错过你这样一个勇敢的女人,我会悔恨一生。” “江总,你别这样,不开玩笑我们还是合作对象……” 我试图岔开话题,但江一辰落在我身上的视线太过于火热,让我完全没有办法忽视他眼底的热情。 “我没开玩笑。”江一辰的声音很冷静,也很郑重其事,“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个花花公子,不是个值得托付真心的男人,可是尹月,我想要追求你,用我所有的一切向你证明我是认真的。我想……” “江总!”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打断了江一辰的话。 羞恼和难堪的情绪缠绕着我,让我红了脸颊,更让我大脑滚烫发热,无法继续待在他的病房。 “江总,我不舒服先走了,我看你也该休息一下了。” 丢下这一句话,我逃出了病房,顾不得背后江一辰连连喊我名字。 我“啪”地一声关上门,一抬头看到了站在病房正对面的乔娜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关山。 他们两个人一直在门口没进来,看到我,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,显然是听到了刚才里面那一出好戏。 “尹小姐,我一直都在想什么人才能收了江一辰这个浪子,没想到他还真的会为了你收心呢。”关山看热闹不嫌事大,明明和江一辰并不是什么关系特别亲密的朋友,却十分大方地对我说,“要是你们两个人能成了好事,我关山一定会准备厚礼送上祝贺。” 乔娜也双眼发亮地凑了过来,一脸惋惜地对我说:“本来我还挺想睡江一辰的,不过看你面子,我放他一马了。” 关山跟我开玩笑就算了,乔娜也跟着闹,我忍不住苦笑着摇摇头:“娜娜,你别跟我开玩笑了。我一个离异女人怎么可能跟黄金单身汉江总能有什么,再说了,我现在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。我……” 我一想到现在行踪不明的那个男人,猛地意识到了一个差点被忽视的问题。 江一辰知道我救他是因为麻醉剂对他无效,那他是不是也知道了那个人的存在?! 我顾不得那么多,抛下关山和乔娜重新回到了病房。 江一辰看我去而复返有些意外,也有些欣喜,冲我笑着问:“怎么,被我感动打算答应我的追求了?” “不,我有事想要和你单独谈谈。” “罗玲,你们先出去一下。”江一辰立刻让罗玲和护理工都离开了病房。 目送他们离开后关上了病房大门,我神色复杂地看着江一辰,轻轻叹了一口气,走到了病床前。 我用几近耳语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说:“江总,那个救了我的男人……” “怎么,你想知道他是谁?”江一辰两只眼睛定定地看着我,打断了我的话。 我垂下眼眸摇摇头,那个男人既然要隐瞒我关于他的身份,我就不会去轻易打破我们之间的约定。 “不是,我是另外有一个请求。”我直视着江一辰的双眼,一字一句说,“如果江总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,我希望江总能够替他保守这个秘密,不要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。” 江一辰毫不犹豫地点点头:“不管我知道不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,我可以向你发誓,我不会和任何人谈起他。但是,我也有一个请求。” 我一点也不迟疑地回答:“江总你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,我都会答应你。” 江一辰冲我笑笑说:“你回答这么快,就不怕我提出的事情让你为难?” “不怕。”我坦然说,“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。” 和江一辰共事了这么长的时间,我知道以他的骄傲不屑做出趁人之危的事情,而且我也是在为江一辰的请求划下一个底线,那就是我绝对不会用自己来换取他的守口如瓶。 “我的请求很简单,我希望你能允许我追求你。”江一辰说完之后,又补充道,“尹月,不管你喜欢谁都不重要,我只是想要一个正大光明追求你的机会。而且接受不接受我的追求由你来决定,我绝对不会利用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勉强你。” 江一辰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而且那个秘密又和那个人有关,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说:“能不能让我考虑一段时间?” 或许是我的表情太过于尴尬和紧张,江一辰没逼我现在就做出决定,点点头同意了。 没了他的步步紧逼,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连忙说:“你不舒服先休息,我闪人了,回头有时间再来看你啊。” 一出了江一辰的病房,我怕关山又上来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连乔娜都没叫上,一口气逃回了我自己的病房。 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没看到姑父,本来以为他老人家是回去休息了,可过了会儿他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个崭新的手机。 “小月,这是你的新手机,我给你补办了原来的卡,你存一下我的电话。” 我原来的手机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已经不知道掉哪儿去了,姑父刚才离开病房就是为了给我重新办个通讯工具,方便联系。 “姑父,我马上就存你电话,你现在快点回家休息,别老在医院里待着。”我从姑父手里拿走了手机,要还想留下的姑父回去休息。 因为我被绑架的事情,姑父肯定没休息好,他年纪也大了,如果真的累出个三长两短来怎么办? 姑父放心不下我一个人,正好乔娜来了。 乔娜跟姑父说了会陪我住下之后,他才放心地回了家。 乔娜鞍前马后地帮着我擦了身体,又弄了我喜欢吃的东西过来,这才躺在我旁边的护理床上补觉。 我存好了姑父和娜娜的号码,下意识地点进了短信里面。 看着空白一片的手机屏幕,我忍不住给那个已经注销了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,仿佛这样就能让我心里无处安放的担心和着急有个去处一样。 “你还好吗?” 按下发送的键以后,意料之中的无法发送提示并没有出现。相反,短信上出现了一个发送成功的小勾。 我蓦地瞪大了眼睛,整个人愣住了,随即,我抓起电话拨出了那个号码!美N小说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离开公司的时候,正好看到姜岩的车急匆匆离开了,我没去问,更没跟着去探望的想法。 有顾浅浅当孝顺媳妇儿呢,我去只会自取其辱,正好简阳给了我那个合作项目的资料,我回去看看再说。 本来我和姑父的情况不妙,如今公司要我去谈这个和政府的合作,我和姑父的位置暂时是不会有问题,但我也想办法在公司立足才行。 我这边研究了两天项目,那边姜岩也通知我去公司。 之前我的要求姜岩都满足了,我直接成了项目的负责人,并且有了个副总的头衔,简阳那边给我还配了个助理王筱柔。 中午在公司吃了饭,下午两点,王筱柔陪我去政府那边找人谈事情。 这次我们公司投标的部分只是政府整体开发的四分之一不到,本来以为是政府那边卡的我们,谁知道去谈了以后才知道,问题出在承包了剩下部分的那个公司身上。 “JK集团?” 看着这个名字,我有些不解,对方为什么会找姜岩项目的茬。 JK集团不仅是我们顺城数一数二的企业,更是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名气。 尹家之前没有跟JK集团有过任何合作,一来是对方发展方向不一样,二来是我们还没那个资历。 拿着政府这边给我的电话,我和JK集团那边电话预约见面,谁知道那边说让我现在就去。 我跟简阳那边说了一下情况,和王筱柔去了JK在顺城的公司,一个打扮干练的秘书把我带去了休息室。 等了半个小时以后,秘书这才让我单独去和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见面。 推开一扇厚重的黑色大门,秘书对里面正背对着我们打电话的男人说:“江总,天宁那边的项目负责人来了。” 椅子一转,我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,他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,很帅,长得就跟电视里的明星一样帅气。再配上定制西装的合体,是那种女人看了会意乱情迷的男人。 江一辰,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。 之前听我爸说过,这个留学回来的江家宠儿不仅狂妄而且轻浮,吊儿郎当得很。江家要是真的选择给他继承,恐怕要不了几年就会被玩儿垮。 “你先出去吧。” 江一辰挂上电话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走到我面前伸出手:“尹小姐你好。” 我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握了上去:“江总好,冒昧打扰你了。” 他的手指纤长有力,只是在握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,我感觉他好像用拇指磨蹭了一下我的手背。 “尹小姐这次来是有事?”江一辰挑眉看向我,一脸茫然。 我心里有些火,明明就是前两天他们说不合作,现在又装什么糊涂? 我清清喉咙说:“江总,这次天宁很荣幸能与贵公司一起承担政府的项目,我想知道天宁应该怎么配合JK。” “合作只是小问题而已,你不用担心了。”江一辰对着空荡荡的沙发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递给我一杯茶,“尹小姐来了,我们倒是可以谈谈其他的事情。” 我闻着清雅的茶香,心里有些忐忑,这个素未谋面的人能有什么事情找我。 “江总请讲。” 江一辰冲我笑了笑,忽然贴到了我的耳边,低语:“不知道尹小姐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人?” 灼热的呼吸喷打在颈侧,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,我往后猛地一动拉开了距离,但手里端着的热茶没拿稳,洒到了地上和胸口。 我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,轻佻看着我的江一辰那张俊美的脸不断放大,他靠近我竟然像是要吻上我一样。 这个动作吓得我背心都出汗了,我立刻站起来,跟他错开,正色说:“江总何必跟我一个已婚女人开这种玩笑。” 我把手里的茶盏放到了桌上,认真说:“要是江总今天不方便,我们可以换个时间再约,先告辞了。” 我转过身要走,江一辰却拉住了我的手腕。 “尹小姐,别生气。”江一辰走过来把他的西装外套一脱,直接盖在了我的身上,“你衣服弄湿了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 “不用了……” 我不知道江一辰想做什么,但现在我脑子里面一片混沌,想要一个人静静。 江一辰松开了手,抱着双手看向我,轻声说:“尹小姐,如果我们连这样简单的关系都没办法维持,我又如何能够信任你们天宁进来一起合作呢?” 形势比人强,现在那个男人我无法联系上,而公司那边我和姑父又急需这个项目来保住地位,只能忍气吞声。 我挤出了一抹淡笑:“那就麻烦江总了。” “不麻烦,毕竟我对你一见钟情嘛。” 听着江一辰口里说的一见钟情,我忍不住苦笑,埋头从办公室走了出去。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 听着机械女声从电话的那一头传过来,我整个人都激动了。 这个号码被注销又被重开,除开那个人会这么做,我不知道还有谁会这样。 要不是怕吵醒了已经睡着的乔娜,我恨不得用尖叫来表示自己心底的快乐和愉悦。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看到我的消息,但我还是忍不住一连给他发了好几条短信。不管是担心他的身体,还是我很想他,在发送短信的时候,我都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想法和心情表达了出来。 我想他,我想见到他。 发着发着短信,我感觉眼睛有些模糊,伸手一摸才发现早在不知不觉中,我已经泪流满面。 可是我知道,我的眼泪不是因为悲伤,而是因为安心和放心的喜悦。 在医院待了两天后,我在检查了身体没有其他大碍的情况下,让姑父给我办理了出院的手续。 我伤口的愈合速度太过快,这对我是好事,可是未必在别人眼里正常,我不想因此引出什么问题,所以检查了基本情况以后,我强烈要求出院了。 出院的那天,我又去看了一下江一辰,除开罗玲和护理工在病房,还有一个看起来极为面生的中年男人在那里。 江一辰先是介绍了一下我,然后又对我说:“尹月,这个是我的管家钟叔,这次我生病他不放心,特地过来照顾我。” “尹小姐好。” “你好,钟叔。” 钟叔年纪约莫四十多岁,身材高大,看起来一脸严谨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总感觉表面上对我恭敬的钟叔很讨厌我。 我没管那么多,跟江一辰寒暄了两句,告诉了他我要回家养伤的事情后就离开了病房。 为了掩饰我愈合能力的问题,我在家里足足休息了十多二十天才重新去公司上班。在休息的这段时间里面,除开乔娜和姑父以外,王筱柔也经常过来陪我,日子过得也还算不那么无趣。 养病的时候,我每天都给那个男人发短信,除开问候以外,还把生活里的一些好玩的事情分享给了他。尽管他没有回复我一个字,可是只要能够确定号码一直通着,我心里就觉得坦然和安全。 只是一旦牵涉到这次绑架的事情,就不那么让我心情愉快了。 绑架我的田哥和刘勇就像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似得,彻底消失在了顺城,就和主使者姜岩一样,同样没人知道他的下落。 如果说我们被绑架那里是被那个男人善后,那么姜岩的行踪和下落这些,肯定和他的生父有关。 我把这个消息提供给了警方,可是崔有情那边一问三不知,反而说我冤枉姜岩,和顾浅浅一起三天两头上天宁闹事,让我把人交出来。 后来姑父直接找了律师来警告崔有情,又让警方拿了姜岩绑架我的证据给崔有情,才算把她那边的事情给摁了下来。 休假结束后,我回去上班的当天,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查看被姑父代为处理的事务,而是召开了员工大会,直接开除了柳絮。 柳絮当时还有些不服气,不过我已经通过公司的技术部门把她和姜岩在公司里面碰头,以及她接到电话离开姜岩马上进我办公室的视频给弄了出来,在员工大会上进行了播放。 这一下柳絮没再说话了,姜岩绑架我的事情闹得顺城里风风雨雨,人所皆知。我没跟柳絮追究其他的责任已经是手下留情,如果她真的还要闹,我倒是不怕跟她算算账。 而且我开除柳絮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想法,这也是变相地杀鸡给猴看,让心思活络的墙头草们看清楚一点,别做不该做的事情。 我知道这些人背地里有什么心思,该收敛的都得收敛好,不然就别在天宁干了。 那边会开完,这边散会就碰到了前台妹子拿着一大捧玫瑰送到了我的办公室。 “尹小姐,你的玫瑰。” 我看了一下玫瑰花上面附的卡片,是江一辰送的,再看看玫瑰花,我有些惊讶。 这捧玫瑰花是英国培育的白伯爵品种,朵片繁密,花型漂亮,白色的花朵顶端有一丝浅粉色,看起来特别别致。 它本身的价格暂且不论,目前只有英国的一个培育中心有,要运到顺城而且品相还非常完整,付出的肯定不只是钱那么简单。 花都送到了我跟前,自然不能让前台拿去退了,我抱起花回到了办公室,给江一辰打了一个电话。 我出院没几天,江一辰也出院了,不过他没回公司,而是被钟叔送回了陵城老家疗养。平日里我没跟他联系,最多就是朋友圈点点赞,关系浅淡得很。 电话很快接通,江一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。 “收到花了?” “是啊,江总,我收到了你送过来的花。”看来他早就对我的反应有所准备了,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“这么贵重的花,江总你送我怕是不合适吧。” “有什么不合适?”江一辰笑了一声,满是自信地开口,“我江一辰要追人,难道让我送路边烂大街的花?” 江一辰的理直气壮倒是让我无话可说了,捏着手机硬是回不了他半个字。 “正好你打电话过来,我也有事要跟你说。” “说什么?”江一辰开了口,我竖起耳朵听他要说啥。 “我明天要从陵城回来了,晚上一起吃个饭。” 想到江一辰为了救我受伤住院,我也不能小气,直接说:“行,晚上我给你安排个馆子,给你接风洗尘。” “不,我不吃馆子,我要吃你亲手做的饭。”江一辰嘿嘿笑了起来,“上次你做的家常菜就不错,我有点想吃了。” “你……”面对江一辰的得寸进尺,我自然是要拒绝的,但刚说了一个字,江一辰就啪啪拍起了电话。 “喂?喂?这信号怎么不好了。尹月,我这边听不到你那边的电话,咱们就不聊了,我下飞机会直接到你家吃饭。你啊,记住明天做好吃的就行,我想吃辣子鸡。” 江一辰噼里啪啦说完一堆话,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挂上了电话,我当然不愿意让江一辰去我家吃饭,抓起手机重新拨打他号码。 当初我没离婚不方便,现在离了婚就更不方便了。 可是我没想到江一辰居然不要脸到这种程度,他居然给我关机了! 反复打了几次电话未果之后,我气得想顺着信号过去打江一辰一顿,这人性格怎么这么熊呢!FL"HHXS6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反手架住了崔有情的胳膊,用力地往外一推,她蹬蹬退了两步。 我站起来看着气冲冲的崔有情,心里面又是难过又是愤怒。 崔有情不仅是我的婆婆,也是我妈和姨妈的闺蜜,三个人几十年的友情。 爱上姜岩,愿意嫁给他,除开他尽心尽力的陪伴,崔有情对我的照顾也是原因之一。 姜岩父不详,崔有情拉扯他长大吃了不少苦,婚后为了孝敬她,我经常陪她出去买东西、玩儿。 我抓住姜岩和顾浅浅滚床单以后,第一时间就闹到了崔有情那儿,可她非但没有站在我这边,反而还说我是生不出蛋的鸡,早就不该霸占她儿子了。 现在被她打,我虽然能忍住不回手,但我咽不下这口气。 “崔女士,请你放尊重点!婚姻里面出轨的那个人是你的好儿子姜岩,现在他和小三住家里,我不住外面住哪里?!” “住哪里?”崔有情忌惮我动手,没冲上来再打我,但看我的眼神阴毒蔑视,“你所有的钱和东西都被阿岩掌控了,你拿什么给房费?” 崔有情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冷笑着继续说:“听说之前你还花了近百万买回了你妈留下的耳环,现在又被我抓到你在这种地方,怕不是为了挣钱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吧!” 崔有情的话戳中了我心底的秘密,我没法反驳,这时大堂经理被我和崔有情的动静惊动了,过来分开了我们。 我没说话助长了崔有情的嚣张,直到我离开,她嘴巴里面一直都在不干不净地骂我。 可是我走到这一步,难道不是被她儿子逼的吗? 我忍住眼泪打车回家,直到关上门才放声地大哭了一场,昏沉睡去。 早上起来,我因为痛哭两只眼睛都肿了。 在冰箱里面弄了点冰消肿的时候,门铃被摁响了,我过去打开门一看,只见一个宅急送的快递员拿着个箱子站在门口。 “尹月尹小姐吧?有您的包裹,请签收。” 我确认了收货人是自己后,懵懵懂懂地签了包裹。 回到房间里面拆开一看,小巧的箱子里放着一个淡粉色半透明的情趣用品,我吓得差点把箱子都摔了。 这是什么玩意儿?我明明从来没有买过这种东西! 心里因为昨天积压的难过因为这一个意外‘惊喜’冲淡了许多,我绞尽脑汁也猜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 就在这当口,我手机响了,我拿起手机一看,发现是姜岩的秘书柳絮打来的电话。 我接起了电话,柳絮公事公办的声音传了出来。 “姜太太,今天有个会议需要您参加,请下午三点之前到公司开会。” 我忍不住皱眉,自从我当了全职太太以后,公司那边的会议就不怎么参加了。而且现在姜岩架空了我以后又跟我撕破脸,更不会叫我开会。 难道和姑父说的那件事情有关? “谢副总会来开会吗?” “我不知道。” 我心事重重地挂上了电话,把手里的箱子扔到了一旁,琢磨着要不要跟姑父先通个气。 可我又怕这件事情并不涉及姑父,我跟他说了只会让他干着急。 我最后决定先去公司看看情况,再决定要不要跟姑父谈。 下午三点前,我到了公司,一身白骨精打扮的柳絮在门口等我,直接把我带到了会议室。 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,是公司的中高层,有不少还是姑父和我爸培养过的人。 他们看了我都没过来打招呼,摆出了一副划分楚河汉界的姿态,显然已经选了边站。 我没说什么,拿出手机把玩,等着会议开始。 姜岩是在三点左右到的,他看我眼神里有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,视线更是在我身上盘绕。 我皱了下眉,想到昨天跟崔有情的相遇,直觉恐怕姜岩已经知道我去酒店的事情了。 “大家安静一下,今天这个会议是公司内部的讨论会,主要讨论的内容就是尹月的去留问题。等会议结果出来了以后,我会和董事会商量。” 听到姜岩说的话,我心里咯噔一跳。 该来的,还是来了。添加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