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女人就是这样被骗上,医院被骗百亿,投资理财被骗如何报案,淘宝被骗了钱能追回么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4:0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这些都是我亲笔复核过的合同,而且还有我一张银行卡的流水。 看到银行卡流水,我心咯噔一跳,这张银行卡被我扔在家里,姜岩知道我的密码,肯定是他拿去做了手脚和文章。 那张银行卡的流水上进钱的时间和合同签订时间相符,而银行卡里面的钱也在进账之后被提走,现金去了哪里我不知道,但姜岩摆明了是要让我背这口锅,甚至是想送我去坐牢。 姜岩冲我得意地笑了笑,问我: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 看着他那张俊帅的脸,我只觉得一阵恶心,冷冷道:“我想跟你离婚,只要想到我曾经爱过你这种小人,我就想吐!” “离婚?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姜岩站到我的面前,阴测测地对我说,“等你进去坐牢了,我再跟你离婚。” 这时,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,我看到姑父从外面走了进来。 他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,直直地走向了我和姜岩,脸上满是焦虑和担心。 “谢守江,你来这里干嘛?今天还轮不到收拾你。” 姜岩说话一点也不客气,丝毫没把姑父放在眼里,说话指名道姓。 姑父没生气,走过来看了我一眼,对姜岩说:“姜总,我手里还有一些公司的股份,我希望能用它填补小月给公司带来的损失,换您放她一马。” “姑父,你别求他!” “小月!你别逞强!”姑父上来拉住我,我才发现他的手一直在颤抖,我看着他的眼睛,里面的忧虑让我说不出话来。 “姜总,毕竟小月和你夫妻一场,她进去了对天宁也不好……” 看到姑父苦苦哀求姜岩,我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。 如果不是因为我,姑父这一辈子何时向人这么低头过? 我不知道那个人让我忍是忍到什么时候,但我现在心底已经有些忍不住了。 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,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号码,我本来想挂掉,却不小心按到了接通键。 “现在马上去公司门口拿包裹。” 一句话,让我蓦地愣住了,是他?! 我顾不得现在面临的情况,对姑父说了一声等我,立刻朝会议室外冲去。 姜岩没让人阻止我,他知道我跑不掉,也不怕我跑。 我脑子里满是那个人,我想知道他让我忍下了这些侮辱和毁谤,会怎么帮我洗脱姜岩手里缜密证据的指控。 冲到门口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拿着包裹的快递送货员站在门口不远处,一边看着手机,一边朝公司大楼张望。 一走出门口,快递小哥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冲我招手:“尹小姐,尹小姐,这里!” 我快步走过去,他把手里的包裹递给了我:“麻烦您签收一下包裹。” 签好了包裹以后,快递小哥走了,我蹲在地上立刻把包裹给拆开了。 这个包裹里面一层的盒子盖上有一张纸条,我看完以后打开盒子,发现里面是厚厚一叠的资料,而且还有一些照片。 我粗略地看了一遍这些东西,心情顿时激荡起来。 那个男人没有食言! 他让我相信他,他能帮助我保住我和姑父在公司的位置,他做到了。这些东西不仅能保住我和姑父,而且还能有更大的用处。 我拿起盒子,回到了会议室,昂首挺胸地走回了姜岩面前。 姜岩的脸上有些疑惑,他不知道我为什么出去一趟回来后,态度不一样了。 “尹月,你还想玩什么花招?” 姜岩手里拿着姑父带来的文件袋,一脸狐疑地打量我。 我冷哼一声,用力地从他手里拖走姑父的文件袋,把盒子放到了他面前。 “没什么花招,只是想和你一起看些东西。” 我把盒子里面的文件一件一件地摆了出来,里面不仅有原本签约的副本,而且还有顾俊年以及项目负责人跟合作商私下签约的影印本。 而我拿出那些照片之后,姜岩的脸色终于变了。 那些照片不仅仅拍到顾俊年和合作方吃饭谈话,而且还有顾浅浅打扮成我的模样去银行取钱的影像,甚至里面还带着时间戳,正好和我银行流水取钱的时间一致。 “姜岩,你说想走法律程序跟我解决项目上的问题,正好,我也有这个想法,不如就按你说的做吧。”我看了看另外几个中层,笑着问,“这些资料很有意思,你们要不要一起看看?” 公司里面的人虽然都是跟着姜岩走的,但是并不知道他、顾俊年背后搞的这些事情,搞不搞死我这些人不在乎,可是公司的利益跟他们都有关系,姜岩的做法未必能服众。 姜岩一把按住了资料,对其他人阴沉着脸说:“我和她有些事情要谈,先暂停会议!” 除开顾俊年和姑父,其他人都离开了。 没了那些人,我说话更加无所顾忌了:“姜岩,你要害我也得把事情做得干净一些。账本上做得干净,还要其他地方没纰漏才行。现在要走法律程序的话,怕是你未来的未婚妻和岳父大人都只能进去了。” 我没危言耸听,这些资料虽然能撇清姜岩,但是撇不清顾浅浅和顾俊年。 他这两个把柄,我捏定了,除非,姜岩能够像是对付我一样对顾浅浅父女无情。 顾俊年看了那些东西,一张脸又青又白,哑口无言地看着姜岩,眼里满是恳求。 姜岩的视线扫过我的脸又扫过照片上的顾浅浅,踌躇了许久以后,狠狠地吐出了一句话:“尹月,你想怎么样?” “不想怎么样,提点要求罢了。”我笑笑,“我只有三个要求。” “第一,我要你还我爸妈的遗物,包括婚房。” “好。” “第二,我要姑父重回公司,我的这个项目以后由他来和我一起做。” “好。” 我按住摆在桌上的照片,靠近姜岩平视着他的双眼,一字一句说:“姜岩,我要你明天跟我去民政局离婚!” 姜岩听到我最后一个要求,愣了几秒,眼神有些复杂,他点点头说:“没问题。不过,我手上的股份绝对不会吐出来。” 他手上那些股份决定着是否还能操控公司,我估计要他吐出来比登天还难,毕竟能赔上自己跟不爱的女人结婚换取现在的一切,他不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。 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冷笑着说:“股份你留着吧,离婚了那就算是我给你的赡养费。”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那份文件的重要性自然不用多说,别人拿着未必能干什么,可是江一辰没那份文件很多事情就干不成了。 而且政府那边给你的文件没了,补办起来虽然麻烦,但也不是不能做的事情,我觉得江一辰说的难题恐怕和这个文件有关,却不仅仅是指这个文件。 “江总,我不知道文件为什么会失踪,可这件事情跟我也不能彻底脱了干系,是我没有把东西亲手交给你疏忽了。”我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,“不管需要我做什么,我都会尽全力配合你把文件找回来,尽可能补偿JK在这件事情上的损失。” “补偿?你拿什么来补偿?”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这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,一个约莫快四十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 他身材健壮,模样看起来跟江一辰有那么一点点挂像,歪着嘴笑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江一辰的那种洒脱自如,反而给人一种惹人厌烦的恶感。 “江一帆,别以为你是我堂哥我就卖你面子。这件事情说了由我处理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。” 江一辰看到这个人,脸色一下就冷了,他走到我前面将我隐隐挡在了后面,直视着对方。 江一帆的那一双眼睛,滴溜溜地打量我,又转去看江一辰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江一辰,别忘记了,你的这个影视基地计划所需要的钱是江家给你的。我刚才跟爷爷联系过了,基地的事情你继续办,但合同失踪这件事情爷爷交给我来处理了。” 就在这时,罗玲从外面敲门走了进来,她看了江一帆一眼,走到江一辰身边低声说:“江总,一帆少爷报警了,现在警方的人在外面等尹小姐。” 江一辰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他看着江一帆一言不发,数秒以后,他转过头看向我,眼里满是复杂的情绪。 我知道江一辰相信我,可是监控又表明了我是唯一进出这个办公室的人,不管怎么说,这一趟我也得去应付了。 更何况,我能够感觉得出来,这个叫江一帆的人对江一辰有着极大的恶意,如果他能有机会坑江一辰一把,他绝对不会手软。 我跟江一辰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合作伙伴,他更是我的朋友,我不能让他难做。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让情绪被控制住,向前一步站了出来。 “江总,我先跟警方回去说下情况,你别担心,我尹月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。” “尹月,我会尽快把你弄出来。” 江一辰对我点点头,紧抿的嘴角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,我没有继续说什么,跟着罗玲往外走。 跟江一帆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肘,我转过头看着他,他脸上满是毫不掩饰地恶劣笑容。 “喂,你别指望着江一辰能救你,他现在要是不能把合同的事情搞定,他自身都难……唉哟!你踏马给我放手!痛痛痛!” 江一辰抓住了他的手腕,江一帆就跟杀猪一样惨叫起来,但也松开了我的胳膊。 江一辰把江一帆往外面用力一推,回头看了我一眼,直接对江一帆冷声道:“江一帆,别随便动我的人,不然下次我就废了你的爪子。” 他的声音不紧不慢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,但我一点也不怀疑他说的话。只不过我在心里面忍不住想,我怎么就成了他的人了? 这个想法在我脑袋转瞬即逝,我跟江一辰说了一声谢谢,转身朝外面走去。 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 江一辰陪着我去了外面,几名穿着警服的人在那里等着,罗玲跟对方说了我的身份,对方没有给我上手铐,只是让我去聊聊。 我走向对方的时候,江一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转身走回了他的办公室。 我跟着这几人回到了警局,江一帆跟着过来了,警方对我进出江一辰办公室的事情进行了询问,然后又问了我一些其他的问题。 这些问题大多是和我的资金有关,还有房产这些的了解情况。 我手上的这些东西来的一点也没问题,毕竟我爸妈本身就给我留了那么多资产,所以我把资产都说了一遍。 然而在我说完这些以后,负责我的那个警察看了我一眼,问我:“尹小姐,你目前知道自己的资产就这些了吗?” 我有些奇怪她问话的方式,但还是点点头道:“基本上出入不大,如果还有其他大笔资金和房产,我不会不坦白。” “是吗?”他让旁边的人递过来了一个文件夹,摊开放到桌上,拿出了一处房产证明和一张银行流水,“所以,尹小姐是想说这两个东西和你没关系咯?” 银行的流水写着的存款为八百万,而另外一处房产则是今年顺城卖的最好的别墅区,这样一套别墅虽然是最小的户型,但最起码也是几百万的价值。 我愣住了,下意识反驳说:“这钱和这个房子不是我的!” “银行的户头和别墅的户主都是你母亲,交易时间和收款时间都是大半个月前。而你母亲早在几年前过世了,这两个东西不就等于是你的吗?” 警察的脸上挂了一抹讥讽,用力地把两个东西拍在了我的面前,嘲笑说:“你可能以为自己把钱弄到死人的名字上,我们就查不出来什么,你也把我们看的太蠢了。” 八百万的存款,几百万的别墅……这两个我无法交代出来龙去脉的巨额资产,再加上我和王筱柔之间那个让我离开的电话,毫无疑问,在他们眼里,我确实做了什么不利于江一辰的事情,才能换取这些东西。 “我和江一辰是合作的关系,我不会破坏我们之间的合作,而且我自己家里也是开公司的,天宁就算不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,也有足够的资金……” “可现在的天宁,你的股份全都在你前夫手上,再加上你出手贱价卖掉了曾经的婚房,我觉得或许你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麻烦,所以急需用钱,才铤而走险做了这些事情。” “尹小姐,不管你做这事情是有什么原因,希望你能早一点交代犯罪事实。别忘记了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越早交代越能够给自己争取宽大处理……” 我没有再试图说服对方,也没有再试图给自己辩解。 这些证据链是真的,而我说的话他们只会觉得是假话,我现在必须保持冷静,否则这口黑锅恐怕真的要扣在我身上了。加我"buding7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哦,我还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给靠着尹家发家致富还出轨的渣男啊。” 江一辰看着姜岩,口气又变得不正经起来,眼神里面更是带上了毫不掩饰的鄙视。 姜岩被江一辰气得拳头都攥紧了,转头盯着我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撕碎一样,凶狠无比。 我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姜岩,心底有些害怕,然而江一辰搂着我也更加用力了一点。 他微微侧头在我额角吻了一下,用小但是所有人都能听得见的声音说:“别怕,有我给你撑腰呢。” 崔有情听到这话,几乎快被气得翻白眼了,她又怕被江一辰赏耳光不敢上来,退了两步指着我鼻子骂:“原本我儿子娶你的时候,还以为你是个知廉耻的女人。现在你还没离婚就勾引野男人,也不知道是在哪儿学了不要脸的招数,背着我儿子被多少人玩过了!” 崔有情这话里话外都在给我泼脏水,我和江一辰明明白白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,而如果江一辰真的跟我有什么,那她这话骂在明处暗处都是挑拨了。 “我尹家的家教当然是好的,要不是嫁给了姜岩,我怎么可能出来找情人?这不都跟你那好儿子学的吗?!”想到这里,我故意看着姜岩说,“姜岩,你不是想要离婚吗?离婚协议拿来,这字我签了!” 姜岩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,不顾一旁面露喜色的顾浅浅,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。 “你想离婚跟了江一辰?你想得美!” 我看着姜岩一脸受伤的表情,心里面虽然痛快,可是也因为想起之前被逼着离婚时的痛苦,难受无比。 没想到姜岩竟然为了一口气放弃了和我离婚的机会,只是他并不知道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不会签字。 一旁的顾浅浅脸上的笑容还没凝固就变成了诧异,想来是没预料到姜岩的选择,竟然急得一下晕了过去。 这时,姜岩眼明手快地一把抱住了顾浅浅,崔有情在旁边更是着急地不停问:“浅浅,浅浅你怎么了?” 看着对顾浅浅紧张的两人,刚才的痛快全都变成了心底化解不开的苦涩。 姜岩什么时候对我这么紧张过?崔有情曾经对我的‘好’又何时如此真心过? 什么是真心的对待,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。 我紧紧地咬住了嘴唇,用尽全力才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流出来。 我挣脱了江一辰的怀抱,转身上了正好停在路边的出租车,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家。 直到关上房门,我才哭了出来。 不论今天江一辰如何帮我,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,在这个婚姻里面,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傻瓜,一个笑话! 就在我痛哭不已的时候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看到是个陌生的号码,我就直接把电话给掐了。 但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一直不停给我打电话,我被烦得不行,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机。 就在手机关机过了没两分钟,我家大门被人用力地敲响了!添加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笑笑没再继续说什么,转身进屋了,江一辰跟在后面进来,一边换鞋一边问我:“对了,你下班不是回来很近吗?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 我想了想,把毕樱来找我的事情告诉了江一辰,当然我也没隐瞒他后面发生的一切。 江一辰听了以后一挑眉看了过来,问我:“需要我帮你处理干净这件事情吗?” 以我知道的江一辰要去处理这件事情,毕樱绝对会吃更多苦头,只是毕樱终归是我妈的亲姐姐,我可以对顾俊年赶尽杀绝,但对她没办法做到这一点。 我妈还在世的时候,她和毕樱的感情极好,如果不是这样,我爸也不会把毕樱一家照顾得这么周到。 只是我爸妈去的早,没看到这一家白眼狼的真面目,要不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。 我叹了口气摇头说:“不用了,毕樱知道我的态度如何,她不会自己蠢到过来作死。不说她了,我先换件衣服做饭吧。” 这边我换上衣服,门口送食材的到了,我去开门拿东西,偏巧在这时候,我又发现酱油没了。 让超市再送酱油过来最快也要半小时,我去门口超市买一瓶回来也就是十来分钟。 我跟江一辰打了个招呼,拿着钱包出门了。 然而我提着酱油瓶回来的时候,发现之前还在沙发上葛优瘫的江一辰没了影子。 这时,厨房传来了电饭煲煮饭的声音,米的香味也随着热气漫了出来。我快步走进厨房,一眼就看到江一辰正在剥之前生鲜超市送来的食材。 江一辰听到动静朝我看来,弯起的眼角看起来让那风流的眉眼也温柔了几分。 “你回来了。” 虽然他处理食材的动作还不算熟练,但努力准备的样子让我看了心里一暖,忍不住想起了爸妈还在的时光。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,从我能记事起,她整天就跟药罐子为伍。偶尔遇到我考试成绩好又或者我爸谈成了一笔大单,她总会亲自下厨,然后我爸带着我在一旁摘菜,共享美好的家庭时光。 我本来为了姜岩愿意去学习从来不会的厨房杂事,可是每每他都因为应酬很少回家吃饭,偶尔他对我的厨艺褒奖一句,我就跟中了五百万一样兴高采烈。 姜岩下厨房?记忆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日子。 看着江一辰,我忍不住唇角上翘,发自心底感到高兴,庆幸能和我一起创造这样记忆的人是江一辰,而不是姜岩。 “我回来了。” 走到江一辰面前,我仰起头亲了他一口,把需要动刀的菜拿到一旁切,让他到旁边去剥葱。 我住的这个地方本来就小,厨房两个人挤着有些转不开身,我来来去去总是要注意别被江一辰的腿给别到。 江一辰剥完了手里的葱,忽然站了起来,一把从后面搂住我的腰,在我耳边轻声低语:“尹月,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,为什么我们确定了关系,你从来没提过想去我住的地方?” “我没提过吗?” 我一边起油锅,一边轻轻地挣脱了江一辰的怀抱,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。 江一辰不提,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。 但是仔细地想想,他说的没错,我给了江一辰我家里的钥匙,却从来没想过去江一辰的住处看看。 “没有,你没提过,我原本以为你会好奇的。”江一辰拧开了水龙头,站到了我身边,“我家的厨房比你这里大一些,如果我们两个人做饭的话,会更舒服一些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 江一辰的邀请让我沉默了。 说实话,我让江一辰进入我的生活空间,是愿意敞开自己的心接受江一辰,可是去江一辰那里,对我来说是进入江一辰的世界,我期待可是又害怕。 江家和我家的距离可以说是云泥之别,虽然天宁也是个不小的公司,但和江家比起来不值一提。 我知道江一辰身上有许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,就像他曾经在我面前扮演的两个身份一样,进入他的空间,意味着我会渐渐地接触这些秘密,接触江家,而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将变得更不一样。 他的秘密曾经让我置身于危险之中,我真的有勇气去承担他带来的一切吗?他真的做好了接受我的准备吗? “你确定?” 我凝视着江一辰的双眼,想要从那里面找出一点迟疑,可是我在他的双眼里面只看到了坚定和坚持。 “我等你开口很久了。” 江一辰的声音很轻,带着一点如同叹息的鼻音,我就像是被鼓动了一样,点点头答应了他的邀请。 “好,下次去你家里做饭。” 不管我进入江一辰的世界将会遇到什么,我想,只要我心底一直维持着那份对他的爱,一切难题都可以靠着我们两个人来慢慢解决。 小时候,我睡觉之前总会听妈妈给我讲童话故事,毫无疑问,这些象征着美好的故事让我憧憬着不顾一切的爱情,可是现实让我总会畏畏缩缩,裹足不前。 然而我发现了,在江一辰这里,曾经的害怕也好,担忧也好,从来都不是我心里盘亘的问题。 他的存在完全打破了我曾经为自己订下的所有规则。 晚饭是很简单的两荤两素一汤,因为做的是海鲜为主,所以配了点白葡萄酒。 喝了一会儿后,我忍不住跟江一辰聊起了我的家庭,这些明明他早就摸清楚底线的家人们。 毕樱他们一家从我的记忆里消失了,我不屑也不想提及他们,除开告诉了江一辰不少我父母的事情,我也忍不住跟江一辰说起了姑父和我早逝的姑姑。 一想到明天要去陪姑父喝酒,我就忍不住心疼他。 姑姑走得早,我爸妈也不是没想过让姑父另外再找个伴儿,毕竟他们还没来得及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就这么散了,我爸妈也不想他孤零零的一个人活着。 我记得有一年姑姑的忌日过了没多久,我爸请姑父吃饭,在饭桌上又提起了这件事情,姑父婉绝后喝得酩酊大醉,然后当着我们的面说,如果连他都忘记了姑姑,那么她会一个人很难过的。 那时候的我并不懂为什么姑父会这么说,然而到如今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,总算能理解一点了。 爱得刻骨铭心之后,从来不怕自己孤独,只怕爱着的那个人寂寞。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可气归气,他现在摆明了跟我耍赖,我又能怎么着? 总不能告诉之前不要命来救我的江一辰,为了避嫌,这饭咱就不吃了吧? 我想着和江一辰之间的关系,要是单独吃饭怕是会尴尬,所以跟乔娜说了一下,让她也来吃饭。 我就不信有乔娜在,江一辰还能跟我骚的起来! 乔娜倒是说来吃饭没问题,就问我还能不能带人过来,我琢磨着人越多越热闹,立马点头同意了。 这边我刚挂上电话,那边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 我让门口的人进来一看,发现竟然是王筱柔。 “尹姐,我想你了。”王筱柔小嘴儿甜着呢,过来就冲我傻乐,“柳絮都走人了,你看我现在怕是可以回来了吧?” 我哭笑不得,我姑父为人公正,办事又不会给下属过多压力,这小妮子拿着曹营的高工资还老想着回我这汉地来,到底是图个啥啊?! “小柔,你跟着我姑父是高升,怎么老想着回来的事情啊?”我把话挑明了说,“你别因为之前那被人陷害坑了我的事情有什么心里上的压力,我不存在这个问题,也不需要你赎罪,你该往上走就往上走。” “姐,我不是因为赎罪,我就是想跟着你。”王筱柔定定地看着我,眼神里带了两分委屈,“跟着谢总是挺好的,但我觉得吧,你是第一个信任我的人,跟谁干都不如跟你好。反正我也决定了,要是尹姐你愿意要我回来我就回来,要是你不收我,这个月干了我就辞职了。” “哟,小性子还挺倔的嘛!” 我没想到王筱柔居然会用辞职来威胁我,可看着她一脸委屈,重话我也说不出口了。 这孩子太年轻,有些事情看不明白也没想明白,所以宁愿拿自己前程来开玩笑。只是她的话也让我觉得有些感动,因为我没想到会在公司里遇到这么一个铁了心要跟着我的人,也不枉费我对她的好和信任。 我笑笑,伸手摸了王筱柔脑袋一把,叹了口气:“好了,我知道你要回来给我当助理的决心了。那行,我跟姑父那边谈一下,让他另外提拔人来做主秘,不过你得把工作给交接好再回来。” “好!我保证会好好交接工作!” 得到了我的一句话,王筱柔笑得跟朵花儿一样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 我叹了一口气,拿着电话跟姑父打了过去,说了想让王筱柔回来帮我的事情,姑父倒是没说其他的,一口就答应了这件事情。 柳絮的里应外合给姜岩带来了绑架我的机会,哪怕她不知道姜岩会做什么,可是她的行为还是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危险和困扰。 这一点上面,姑父心有余悸,加上姜岩玩起了消失,他不敢随便放人在我这里了,王筱柔之前就跟着我,跟他又锻炼过了能力,回来他也放心。 不过王筱柔回来,姑父也没打算在公司这边找人过来帮他,直接把他在分公司应城那边的主秘调过来了,至于应城那边的分公司则派了新的人过去接管事务。 第二天,我很早就把事情给做处理得差不多了,然后提前打卡下班。 前一天我在商场已经订好了需要的食材,这边下班,那边我就跟商场打了电话要求送货。我到家没几分钟,送货的人就到了。 这次说了是给江一辰接风洗尘,再加上乔娜还会带人过来,我除开做辣子鸡还准备了几个硬菜,打算好好地露一手。 把该烧的烧了,该炖的炖了,我这才想起还不知道江一辰几点到。 正拿出电话给他打,有人按门铃,我过去一看,只见一身休闲的江一辰站在门口,怀里还抱着一捧玫瑰,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。 我收起电话打开门,江一辰冲我眨眼笑了一下,笑容带着三分痞气七分率性。 “都开始做饭了吧?我闻到香味了。” 江一辰没进门,先把花递了过来,大有我不收花他就站门口堵着的架势。 我拿江一辰没办法,把玫瑰花接过来,一边往客厅的餐桌走一边说:“江总鼻子真灵敏。” 这捧玫瑰花和昨天送到公司的白伯爵品种不一样,是粉色的玫瑰,朵型漂亮,是我不知道的品种。不过这玫瑰花不仅有饱满漂亮的形状和娇嫩欲滴的色泽,更带着馥郁的香味,绝对不会是普通的玫瑰。 我选了几支放进了长花瓶放在了餐桌上,其他的用大花瓶装了放到卧室床头去了。 处理好玫瑰花,我出来的时候,看到江一辰已经自动自觉地瘫在沙发上,半闭着眼睛假寐。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江一辰,他看起来比之前医院里精神了不少,脸色也不再那么惨白。 可是他的眼睛下方带着浓重的暗青,明显是因为疲累,我心里不由地有些好奇,江一辰不是回陵城老家养病吗?为啥看起来这么累? 我怕江一辰感冒,随便找了一条毛巾给他盖着,继续回厨房做事,顺便给乔娜打了一个电话,问她在哪儿。 乔娜那边电话倒是通了,可半天都没人接。 难道她还在工作? 我去厨房忙活了一会儿,又给她打了两个电话,最后一个电话在我要挂掉之前接通了。 “娜娜,你和你朋友……” 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动静给吓着了。 这货哪里是在工作!她那边的动静分明就是在办事,而且那小嗓子吊得跟唱戏一样悠扬婉转,怕这个电话也不是故意接的,而是无意间碰到了。 没想到打个电话听到了这么刺激的动静,我脸一下红了,手忙脚乱地准备挂掉电话,却不想又是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 “喂,尹小姐,我们两个等会儿就来了,你别催。” “我去,你接我电话干嘛!我……” 对方说完了之后不顾乔娜抓狂挂掉电话,我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忙音,脑袋有些发蒙。 这个声音痞里痞气,腔调喜欢拖一点极为有特色,不是关山又是谁?! 我都傻眼了,乔娜说要带个人来,我琢磨着不是暧昧对象就是工作伙伴。 可是我万万想不到,乔娜和关山居然搞到一起去了!美N小说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可气归气,他现在摆明了跟我耍赖,我又能怎么着? 总不能告诉之前不要命来救我的江一辰,为了避嫌,这饭咱就不吃了吧? 我想着和江一辰之间的关系,要是单独吃饭怕是会尴尬,所以跟乔娜说了一下,让她也来吃饭。 我就不信有乔娜在,江一辰还能跟我骚的起来! 乔娜倒是说来吃饭没问题,就问我还能不能带人过来,我琢磨着人越多越热闹,立马点头同意了。 这边我刚挂上电话,那边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 我让门口的人进来一看,发现竟然是王筱柔。 “尹姐,我想你了。”王筱柔小嘴儿甜着呢,过来就冲我傻乐,“柳絮都走人了,你看我现在怕是可以回来了吧?” 我哭笑不得,我姑父为人公正,办事又不会给下属过多压力,这小妮子拿着曹营的高工资还老想着回我这汉地来,到底是图个啥啊?! “小柔,你跟着我姑父是高升,怎么老想着回来的事情啊?”我把话挑明了说,“你别因为之前那被人陷害坑了我的事情有什么心里上的压力,我不存在这个问题,也不需要你赎罪,你该往上走就往上走。” “姐,我不是因为赎罪,我就是想跟着你。”王筱柔定定地看着我,眼神里带了两分委屈,“跟着谢总是挺好的,但我觉得吧,你是第一个信任我的人,跟谁干都不如跟你好。反正我也决定了,要是尹姐你愿意要我回来我就回来,要是你不收我,这个月干了我就辞职了。” “哟,小性子还挺倔的嘛!” 我没想到王筱柔居然会用辞职来威胁我,可看着她一脸委屈,重话我也说不出口了。 这孩子太年轻,有些事情看不明白也没想明白,所以宁愿拿自己前程来开玩笑。只是她的话也让我觉得有些感动,因为我没想到会在公司里遇到这么一个铁了心要跟着我的人,也不枉费我对她的好和信任。 我笑笑,伸手摸了王筱柔脑袋一把,叹了口气:“好了,我知道你要回来给我当助理的决心了。那行,我跟姑父那边谈一下,让他另外提拔人来做主秘,不过你得把工作给交接好再回来。” “好!我保证会好好交接工作!” 得到了我的一句话,王筱柔笑得跟朵花儿一样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 我叹了一口气,拿着电话跟姑父打了过去,说了想让王筱柔回来帮我的事情,姑父倒是没说其他的,一口就答应了这件事情。 柳絮的里应外合给姜岩带来了绑架我的机会,哪怕她不知道姜岩会做什么,可是她的行为还是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危险和困扰。 这一点上面,姑父心有余悸,加上姜岩玩起了消失,他不敢随便放人在我这里了,王筱柔之前就跟着我,跟他又锻炼过了能力,回来他也放心。 不过王筱柔回来,姑父也没打算在公司这边找人过来帮他,直接把他在分公司应城那边的主秘调过来了,至于应城那边的分公司则派了新的人过去接管事务。 第二天,我很早就把事情给做处理得差不多了,然后提前打卡下班。 前一天我在商场已经订好了需要的食材,这边下班,那边我就跟商场打了电话要求送货。我到家没几分钟,送货的人就到了。 这次说了是给江一辰接风洗尘,再加上乔娜还会带人过来,我除开做辣子鸡还准备了几个硬菜,打算好好地露一手。 把该烧的烧了,该炖的炖了,我这才想起还不知道江一辰几点到。 正拿出电话给他打,有人按门铃,我过去一看,只见一身休闲的江一辰站在门口,怀里还抱着一捧玫瑰,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。 我收起电话打开门,江一辰冲我眨眼笑了一下,笑容带着三分痞气七分率性。 “都开始做饭了吧?我闻到香味了。” 江一辰没进门,先把花递了过来,大有我不收花他就站门口堵着的架势。 我拿江一辰没办法,把玫瑰花接过来,一边往客厅的餐桌走一边说:“江总鼻子真灵敏。” 这捧玫瑰花和昨天送到公司的白伯爵品种不一样,是粉色的玫瑰,朵型漂亮,是我不知道的品种。不过这玫瑰花不仅有饱满漂亮的形状和娇嫩欲滴的色泽,更带着馥郁的香味,绝对不会是普通的玫瑰。 我选了几支放进了长花瓶放在了餐桌上,其他的用大花瓶装了放到卧室床头去了。 处理好玫瑰花,我出来的时候,看到江一辰已经自动自觉地瘫在沙发上,半闭着眼睛假寐。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江一辰,他看起来比之前医院里精神了不少,脸色也不再那么惨白。 可是他的眼睛下方带着浓重的暗青,明显是因为疲累,我心里不由地有些好奇,江一辰不是回陵城老家养病吗?为啥看起来这么累? 我怕江一辰感冒,随便找了一条毛巾给他盖着,继续回厨房做事,顺便给乔娜打了一个电话,问她在哪儿。 乔娜那边电话倒是通了,可半天都没人接。 难道她还在工作? 我去厨房忙活了一会儿,又给她打了两个电话,最后一个电话在我要挂掉之前接通了。 “娜娜,你和你朋友……” 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动静给吓着了。 这货哪里是在工作!她那边的动静分明就是在办事,而且那小嗓子吊得跟唱戏一样悠扬婉转,怕这个电话也不是故意接的,而是无意间碰到了。 没想到打个电话听到了这么刺激的动静,我脸一下红了,手忙脚乱地准备挂掉电话,却不想又是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 “喂,尹小姐,我们两个等会儿就来了,你别催。” “我去,你接我电话干嘛!我……” 对方说完了之后不顾乔娜抓狂挂掉电话,我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忙音,脑袋有些发蒙。 这个声音痞里痞气,腔调喜欢拖一点极为有特色,不是关山又是谁?! 我都傻眼了,乔娜说要带个人来,我琢磨着不是暧昧对象就是工作伙伴。 可是我万万想不到,乔娜和关山居然搞到一起去了!美N小说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机械战士